考试舞弊入刑或成治理考试乱象“尚方宝剑”

《刑法修正案(九)》在11月1日正式实施,打击考试欺诈的力度前所未有。

《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如果提供作弊设备或作弊的其他帮助,则有必要在考试中作弊,非法出售给他人或提供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问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款。如果您替换其他人或让其他人代替参加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则将受到刑事拘留或控制,并处以罚款。

在此之前,对于严重的考试欺诈,即使对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进行了调查,也没有特定的条款,适用的犯罪也更加多样化。

过去,在处理国家统一审查欺诈案中,作弊设备的供应商被判“非法生产和销售间谍专用设备”罪;为免除该主题或使用文章“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目的,处以“罪”或“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的惩罚;对于测试欺诈案件中的职务犯罪,大多数是“滥用职权罪”和“渎职罪”。

2011年,河南省商丘市向阳区人民法院以假冒他人的罪名判处高考。沉先生购买了派出所所长,取得了具有伪造身份的合法身份证,并组织大学生进行了虚假登记参加2010年高考。沉因伪造居民身份证被判入狱10个月。在今年10月19日举行的辽宁盘锦高考造假案中,有18名被告被指控非法获取国家秘密。

如果该欺诈事件不构成犯罪,通常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由公安机关处罚,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证件(如门票)或其他组织,通常会处以罚款和拘留。否则行政部门将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江西省人民检察院于8月10日宣布,涉嫌参加南昌市“ 67”高考的23人涉嫌渎职,过失,贿赂和贿赂招生。其中二十一名犯罪嫌疑人已被移交审查和起诉。但是,仅根据教育部第33号命令和相关规定处理涉案的候选人和替代人,并不构成犯罪。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郑其林认为,对考试作弊和考试作弊没有明确的规定。按照“对罪行的刑事惩罚”的原则,不可能直接惩罚和惩治考试欺诈,只能对其他涉及的罪行负责。这不利于职能部门的查处,特别是公安机关的及时干预。北京师范大学刑法学院和法学院副教授郭立荣也表示,在使用其他犯罪时,某些特定犯罪和特定犯罪是不相容的。

郭立荣指出,规定在组织中实施作弊设备或其他帮助他人作弊的行为,对他人定罪的门槛较低,均属于“行为”,即因为这种行为的实施是犯罪,无论阴谋是严重的还是严重的后果。

《刑法修正案(九)》打击欺诈的考试范围也仅限于“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即由国家颁发的颁发证书或证明的国家考试。根据一般理解,“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应包括高考,国家硕士招生考试,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司法考试,公务员考试和医师资格考试。

但是,目前对于“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尚无明确规定。郭立荣认为,这需要做出相应的解释,并更加明确地界定范围。齐齐林说,国务院正在清理有关行政审批。一些专业入学考试将由协会和其他组织尽可能组织。清理后,他们最终可以确定哪些是“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杨震认为,如果审查员和被告人违反国家法律,需要进入刑事司法程序,那么学校还必须修改学校管理规定,例如为“如果被抓住,学校必须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