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强势反弹无关新周期,未来很难继续冲高

自6月以来,具有明显周期特征的商品出现了强劲的反弹。煤炭,钢铁和电解铝的价格上涨,PPI指数也结束了三个月的下跌。在这种背景下,关于中国经济是否进入“新周期”的争论已经成为市场上的热门话题。

“新周期”辩论的背后是对经济形势和周期性产品市场趋势的分歧。客观地分析这一轮周期性产品的价格上涨,我们应该看到,需求稳定和支撑收缩都带来了支撑,但这与市场辩论的“新周期”无关。随着需求因素的减少和有效生产能力的逐步释放,大宗商品价格难以获得持续上涨的动力,“新周期”的辩论将逐渐得到补贴。

从需求方面来看,第二季度中国经济的意外增长为周期性产品的增长提供了支撑。第二季度经济的重要特征是投资对GDP的贡献。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8.6%,与前五个月持平。 6月份月度增长率为8.8%,比上月提高1个百分点。其中,基础设施投资(规模)月度增长17.3%,比上月提高4.2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月度增长7.9%,比上月提高0.5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月均增长6.6%,比上月提高0.7个百分点。投资创造了合适的市场环境,周期品种开始反弹。

从供应方面来说,产能不足和环境监管是重要因素。从今年年初开始,以“三对一,一减一补”为主要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推进,特别是产能削减的快速进展。截至今年上半年,钢铁产能已完成全年目标,“分区钢铁”已按计划清理完毕,煤炭去产能已完成年度目标的74%。产能下降的顺利进行为业务改善和市场价格反弹提供了空间。

与此同时,自7月以来,环境风暴变得更加严峻,市场意识到环境保护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前进,一些可能受到减产影响的商品价格将开始飙升。

可以看出,这一轮周期性产品的价格牛市主要受需求支撑和供应收缩的影响,与“新周期”无关。从下半年的情况来看,以上两个因素的影响可能会逐渐消失。

在供应方面,有效供应有望逐步释放。从2016年的产能减少的角度来看,随着市场价格的上涨,政府将适当调整限制条件以指导市场供应的增加。更重要的是,随着产能下降的深化,产业集中度将提高,有效的生产能力将集中在大型企业手中,毫无疑问,它们将对价格信号做出更敏感的反应,增加供应,抑制价格。上升空间。

就需求而言,预计投资增长将放缓。首先,随着财政支出的放慢和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债务的限制的加强,特别是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严格控制地方政府债务的增加,终身问责和调查责任”将成为重点。非常震惊。预计地方政府不会在基础设施投资上保持快速增长。其次,棚屋货币化因素的释放已经完成,房地产调控的有效性不断发挥,房地产开发投资的增长速度难以持续增强。第三,欧美的经济疲软和人民币汇率持续存在。升值将减缓出口和制造业投资的增长。当然,经济不会因消费升级因素而停滞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