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时评:做好医保衔接让“药价谈判”惠民更多

新华社北京,5月22日问:做好医疗保险工作,使“药品价格谈判”的人更多

新华社记者刘伟姚有明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最近宣布,用于治疗肺癌和乙型肝炎的三种药物的价格已大大降低,这标志着国家药物价格谈判机制的初步成功。下一步,各地要抓好医疗保险,逐步扩大药品覆盖面,让“药品价格谈判”使更多人受益。

专有药品和进口药品价格昂贵,并且某些药品在国内外的价格差异很大,这继续困扰着公众。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政府部门通过强迫药品降价,那么很有可能会出现常用药品和挽救生命的药品的“药品短缺”,而改头换面后的同类药品会会更贵。

2015年,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及其他部委启动了价格谈判制度,以选择价格高,疾病负担重,患者受益明显的专利药物。政府部门“降低价格”以大幅降低药品价格。这样,“量换价”将带来微利而又快速的周转,从而使相关部门,制药企业和患者都有自己的优势。

谈判的结果已经取得,但让“腰”药价格更多地使人民受益,需要做好医疗保险工作,尽快就省药品公开谈判结果集中的采购平台,使医疗机构可以直接在线以协商价格进行采购,完善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管理方法,抓好国家药品谈判试点和医疗保险支付政策。

政府已经谈判并锁定了三种降价药物。政府并未强制将所有地区都纳入医疗保险药物清单。各省要因地制宜,衡量医疗保险基金的压力,根据各自的承受能力进行“第二次议价”,并选择将其纳入医疗保险药品清单,使更多的患者能够获得药品,价格更实惠。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只是“协商”了三种药品的价格,但具有积极的示范意义。谈判这种法规更符合市场规则,而不是使用行政手段限制价格。此外,预计谈判涉及的毒品种类将在未来逐步扩大,并促进一些尚未获准在中国上市的进口药品的批准步伐。这反映出医疗体制改革决心“稳步前进,迈向千里”的扎实推进。

人民生活和健康的痛点应成为医疗体制改革破冰的切入点。市场的无形之手必须与政府的有形之手相匹配,以使政府改变其职能以发现更多的创新和智慧,例如“药品价格谈判”,并在降低经济负担方面发挥更有效的指导作用。患者负担。

原标题:新华时报评论:抓好医疗保险,增加“药品价格谈判”的人

编辑:郑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