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济学家约可·萧伯:“两债”教训深实业方可救国

Yoko Chopper

海都闽南网新闻欧洲债务,美国债务.2011年的一系列“债务”一再困扰全球经济。看看2008年的“两房”, 2011年的“两债”,以及2012年“两债”是如何演变的。中国能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什么?德国经济学家舒伯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只有强大的工业才能“拯救国家”。

着名的名片

德国着名经济学家乔科绍贝尔是法兰克福-莱茵-缅因经济组织的主席。

关键词美国债务危机

政府一再“紧急”造成行业空心化。

美国债务危机的背后实际上是对美国经济增长新一轮放缓的恐慌。其中,最受质疑的是美国经济的重组和产业的空心化。乔科绍贝尔说,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之后,美国的传统产业已经变得过于极端,要么完全转移到新兴国家,要么在美国定居下来。结果,制造业损失惨重,迁往国外。这些传统制造业生产的产品和服务,如纺织产品、机械产品、家具产品等。对任何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对美国也是如此。其结果是,美国被掏空的工业只能严重依赖进口,因此债务变得极其巨大。

QE3岌岌可危

新政府面临巨大压力。

如果美国工业结构调整的直接影响仍然是美国人,那么美国的下一个武器QE3将会影响整个世界。

Yoko Schauber表示,从他掌握的数据来看,有三个因素将导致今年上半年QE3:第一,政府支出将下降,失业率将保持高位,消费者支出增长将放缓;第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受到美国和欧洲债务的困扰,这将使美国的出口更加糟糕。最后,根据减税要求,政府债务将成为美国金融日益严重的负担。

QE3会有多大?Yoko Schauber认为可能不如前两轮好,因为这一轮量化宽松的主要目的是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减轻美国家庭和公司的财务负担。这是对美国的经济刺激,但宽松的全球流动性状况可能会再次出现,这可能导致资金回流到新兴国家市场,导致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再次遭受流动性过剩的副作用。然而,与2010年至2011年上半年的流动性过剩相比,这一影响将大大降低。

关键词欧洲债务危机

欧元区政府博弈不会分解

与美国不同,欧元区债务危机更加复杂。乔科沙尤伯(Joko Schauber)告诉记者,近日,他办公室附近的欧洲央行总部一直在开展“占领法兰克福”运动。这场模仿“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运动的要求是改变政府“劫富济贫”的经济政策现状。然而,与全球势头强劲的占领华尔街不同,“占领法兰克福”并没有赢得很多人的参与,因为欧洲国家的经济政策非常不同。

谈到欧洲当前的危机,一个中心话题是欧元区是否会解体。Yoko Schauber认为,短期内没有欧元区解体的迹象,但从长期来看,仍有必要观察欧元区国家之间的博弈。目前,欧盟对一些国家的救助政策总体上包含一些政治要求,这无疑增加了欧元区主要国家的话语权。然而,接受援助的国家的人民不愿意降低公共服务的标准和缴纳更多的税。当然,他们不能接受欧盟对其国家经济和财政政策的命令。毕竟,选票掌握在他们手中,国内对欧元区资源整合的阻力很大。

行业关键词“救国”

中国制造企业遭遇罕见的国际并购机遇

美国债务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在2011年交错发生,模糊了全球经济前景。虽然这“两债”的成因和过程不同,但从中可以看出,一旦实体经济丧失,就相当于失去了应对危机的最后一面盾牌。这对于面临产业升级的中国无疑具有深远的意义。

“中国的中小企业已经放弃了中国制造业,开始玩资本游戏。回头看五年后,他们会后悔的。”洋子绍贝尔认为,与虚拟经济相比,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支柱,制造业已被以往的经济风暴证明是经济稳定的支柱。就“中国制造”而言,当前的国际经济背景为国际并购提供了充足的机会。中国企业在单一行业拥有成本优势,但无法摆脱技术瓶颈,因此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赶上世界制造业的前沿。

“上帝为中国低价产品的对外贸易关上了一扇门,但为中国制造企业的国际并购打开了另一扇门。”他说。

□各种观点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美国债务危机或欧洲债务危机不是3到5年就能解决的。除非整个人类社会发动另一场能够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新技术革命,从而带来新一轮经济增长,否则这种长期的萧条模式将难以改变。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一旦欧元区局势恶化,如欧元崩溃,欧元国家将恢复其货币。不仅欧元区的金融机构会陷入泥潭,而且欧元区的经济也会在一段时间内非常混乱,这将给美国经济带来巨大冲击。

责任编辑:hdwmn_c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