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大学生穷游遇险搭顺风车遇三持枪吸毒男

“在路上”这个词已经流行了很多年,在大学校园里,被称为背包客的“贫困游客”群体正在逐步扩大。成都理工大学大三的小雪就是其中之一。一年下来,她走了30多个城市,只花了1万元。但是,在4月16日下午,她乘大风车使她处于危险之中。在警察的例行检查中,发现这辆汽车有64型手枪和几发子弹。车上的三个人都在吸毒.

热爱背包之旅

1万元以下,每年有30多个城市

在成都理工大学读书的一名女学生薛佳(化名)在出发前在QQ签名上写道:“不仅是凯鲁亚克,而且还有克本。”

百度百科全书显示杰克凯鲁亚克()的主要作品是自传小说《在路上》 《孤独旅者》等。他从1948年到1950年开始写作。《在路上》穿越美国,最后到达墨西哥城。库尔特科伯恩(Kurt Coburn)是美国着名的摇滚歌手,组建了涅rv乐队。他的代表作品是《Come As You Are》等。

计划参加4月下旬举行的北京音乐节的小佳,使用了“ Kerouac + Keben”模型从成都前往北京。对于薛佳来说,柯本象征着音乐节,凯鲁雅克象征着她的旅程-一个孤独的背包客,冲向目的地。

薛佳从大二开始就开始成为背包客。他独自一人乘车去了他想去的城市,住在帐篷里。一年来,她去了湖北,甘肃,陕西,浙江,江苏等省的三十多个城市,总费用不超过一万元。 “在大二之前,我一直觉得旅行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情。在骑车之前,我就成了可怜的旅行者和背包客的成员。”

我们的旅行日记上写着:“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次疯狂旅行。”但是,在4月16日,“疯狂”超出了他的期望。

四次骑行

从成都一直到剑门关

4月16日上午7点,薛佳踩了20公斤重的帐篷,睡袋和垫子。她从昭觉寺汽车站旁边的路口高速驶出,并在背包上放了一大张纸。文章写着:“买车,京昆G5高速公路,任何一段。”

十分钟后,一位将活鸡运到广汉的大卡车司机看到了她,摇了摇窗户,问:“哪里?我不希望在航站楼,我只是希望我能去。在下一个收费站或休息站的薛佳爬了几句话,登上了这辆大卡车司机的车,开始了他的第一个旅程。在德阳收费站,薛佳和卡车大佬由于方向不同而挥手告别。

“我笑了,我感觉就像一朵春天的花朵,我可以感动人,让他成为谁。”这句话是薛佳在2012年1月在QQ空间中撰写的内容。

在收费站等待了一个小时之后,雪佳在等待第二辆愿意乘搭免费汽车的车。这是一辆小型汽车,陌生人之间的微笑,帮助,汽车上的寒意,原因当在不同方向分隔开时告别。这些已经成为薛佳背包旅行中的“常规动作”。

第三次骑车后,这辆车是广东话和台湾话。两次热烈的相遇,甚至高兴了,请薛佳共进午餐。随后,三人在广元市剑阁收费站告别。

下午3点,薛佳乘了第四辆免费汽车。但是,这第四次骑行的距离非常短,仅从剑阁收费站到剑门关服务区。

常规检查

顺丰3个同伴是吸毒者

下午3时30分,薛佳在剑门关服务区看到一辆山东许可的汽车,车上有两名身高175厘米以上的中年男子。她向前问:“师父,你要去西安吗?”其中一个男人睁开眼睛看着她。他问:“剑门关到西安有多远?”薛佳回答:“我们走400多公里。”

副驾驶员那人高兴地说:“上车。该名男子还主动下车,让薛佳捡起行李放在车厢里。薛佳立即进入车后座,这是她第五次骑车。这时,一个有蛋卷冰淇淋的年轻人拉了门,上了公共汽车。看到薛佳坐在后排,年轻人不禁瞥了一眼。

汽车启动后,薛佳试图与车上的三个人交流,但三个人没有回答。 “速度非常快,保持在100码以上。”这使薛佳有些惊讶,因为背包客的主人通常并不着急,速度不会太快。此时,薛佳看到坐在他眼前的那个年轻人是红色的,冰淇淋蛋筒被压碎并放到他的嘴里。看到这种凶猛的饮食,萧雪很害怕。

汽车旅行后,薛佳有点昏昏欲睡。就在这时,汽车突然突然停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到了警察的例行检查。车主向警察出示了驾照。随后,警察在公共汽车上向四个人打招呼,下车。

下午的阳光有点刺眼,薛佳站在路边等待检查。其他三个人站在路边,没有表情,红眼睛,看上去很“先验”。然而,当据说为时已晚时,几名警察突然合力制服了包括薛佳在内的四人。

薛佳随后看见警察从车里掏出一把金属黑黑手枪和三发子弹。这时,薛家才回来了,喊道:“警察哥,麻烦看我的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不和他们在一起!”

一名男子被判犯有盗窃罪,被判处20年徒刑。三名男子均使用了不同类型的药物,尿液均呈阳性。同时,在汽车中发现了许多毒品工具。

尿检证明薛佳没有吸毒,他随身携带的行李文件和旅行日记证实她确实在乘车。

警察提示

背包客最好和他们一起去

在与警方调查的协调下,薛佳要求警方不要告诉父母。但是,当警察问薛佳该怎么做时,她说她会继续搭车去北京。办案的警察认真地说:“这是怎么做的?学生娃娃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他们必须通知父母将他们捡起来,然后才能去。”

昨天下午1点钟,薛佳的父亲赶到派出所,将女儿带到汽车上。薛佳告诉记者,他是早上3:40买的去北京的火车票。尽管他不能骑车,但在节日前他不得不赶紧去北京。

此后,记者从薛佳的手机中看到,通讯录中有许多徒步旅行和背包客的电话号码。据了解,当薛佳“上路”时,这些“志趣相投的人”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她承认:“同一个频道中的同一个人在交流时谈论的是道路上的风景,安全问题也不算太多。”

警方特别提醒,乘车旅行中的背包客群体正在缓慢扩大。他们大多数主要是大学生。我希望当您以这种方式旅行时,女孩们会尝试彼此相处,提高安全意识并有选择地骑车。

薛佳说,这次令人恐惧的旅程的最大灵感是她将来必须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识。李长兴成都商报记者梁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