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说红楼:妙玉活冤孽分辨

上图显示妙玉只擅长下棋,但妙玉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禅。最重要的是鹦鹉学会理解一些皮毛。他越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越是不明白这一点,他的自然之爱和禅宗一样,尤其是对禅宗。宝苗和苗在惜春手下都应该有禅法和悟性,这也是他们一次又一次变红的原因。如果你是禅宗大师,你永远不会脸红。可以肯定的是,妙玉是一个精神修行者,他的心永远不会死,但是她的知识和才能是不容置疑的。

2.妙玉听钢琴

其次,妙玉在听秦腔的时候很有见识。首先,她不让宝玉打扰黛玉,强调道:“自古以来,只听钢琴,不看。”然后他们坐在外面听黛玉弹钢琴。黛玉弹钢琴的语气非常清晰、悲伤和悲伤。同时,我听到黛玉唱了四首小诗。妙玉边听边向宝玉解释道:第一首诗是侵入韵律,表达思乡之情;第二首赋是阳韵,表达了悲秋的感觉。第三首颂歌是游云,表达悲伤和仇恨。第四首颂歌通过押韵来表达悲伤和痛苦的感觉。

妙玉听了第四首韵,感到震惊。叹了口气(关键点):“突然有一个变化的声音。它不会持续太久。”果然,两人听到了黛玉竖琴的声音和君主折断的琴弦。所谓的王弦是弦中最厚的一根。秦韵中所谓的变声就是生死之声。春秋时期,荆轲当年换水之差完全相同。

上面的情节表明妙玉非常精通钢琴艺术和节奏。她认识到不幸来自于戴宇写诗和改变钢琴语调的押韵。

3、妙玉附身

回到龙翠庵的那天晚上,妙玉被附身了。起初,妙玉开始沉思,趋向于“真理”的境界。在半夜独自坐在月亮下之后,我呆了一会儿。想起宝玉白天说的话,我的心怦怦直跳,耳朵发烫。如此全神贯注,妙玉像一个已经破土而出的佛在哪里?

妙玉强收精神,继续沉思。谁知道他已经漫游到了梦乡。首先,他看见一群王孙公子坐在轿子上来嫁人,然后他看见一群强盗来抢他,强迫他结婚。然后她惊恐地呼救。绿色尼姑庵的修女来安慰她,认为她是个强盗。他们哭着祈求菩萨的祝福。喊着回家。

过了一会儿,只有一个老倪从她苏州的家乡带来了,她拥抱了他,并对母亲喊道:“如果你不救我,你就活不下去。”妙玉直到天亮才过去。然后他请医生吃药。之后,人们笑着说他们患了相思病。他们还谣传是因为宝玉。

不同佛教流派对所谓的“真如”有不同的解释。一般来说,承认人性的真实本质是佛陀最初的非自我状态。然而,妙玉对“真实”实践的理解是强行压抑自然欲望。也就是说,我想用武力逃离红尘。

从以上两个情节判断,妙玉的女孩的真实本性,即闺房的感觉,仍然是轰轰烈烈的。首先,她无法达到禅修所要求的内心平静。无法平静下来,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爱的罪恶;直到我的爱消失,我才能练习。惜春听说妙玉着魔了,笑她不理解。

这是妙玉痴迷的全过程。让我们从头回顾一下原因。白天下棋的时候,宝玉和惜春看穿了妙玉不懂禅的道理,羞得面红耳赤。后来,宝玉无意中说禅修过程始于平静的心、平静的生活和智慧,这让她想起了自己深深的忧虑。在那之后,我感受到了戴宇福琴的思乡和秋天的悲伤,以及悲伤和仇恨所带来的痛苦和自我。半夜,她独自看着月亮,爱情窦又打开了。最后,自然的情感欲望被迫被压抑,这导致了情感的不安和困惑。然后,心灵的屏障,通过寺庙隐藏真相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了。即使她有失去知觉和哭泣的情绪释放。

人们情绪低落引起的情绪障碍就是民间所谓的恶灵或幽灵。根据现代医学病理学,妙玉失控情绪的异常表达是由长期孤独、思念、焦虑和抑郁引起的严重抑郁。情感因素的强烈干扰和刺激导致的轻度神经障碍。

4.妙玉病的根源

以上现象表明妙玉的心还活着。她的内心一直隐藏着无法结束的爱情邪恶。根据之前的解释,妙玉非常清楚,他在苏州老家潘翔寺遇到的爱人一定还活着。目前,他应该是一个暗中反对现政府的海边人。这就是抢劫荣府的所谓强盗。他们曾经深爱着对方,但是他们被战争分开了。虽然自从他们北上到首都长安后就没有见过面。然而,因为她从她的主人那里学到了一点关于先天幻数的知识,她可以直觉地意识到这个人应该离她不远。

妙玉有一次庆祝宝玉的生日,上面写着:“妙玉从门外远远地向陈方磕头。”妙玉贺电的考据太过晦涩难懂。回头是没有意义的。他不相信门,走上前去读那本书:宝玉收到妙玉的生日祝福,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因为宝玉最清楚妙玉没有给他这杯忘记的水。他只是妙玉心中苏州情人的影子。

5.妙玉的情人

基于前面的文章和上面的解释,现在让我们理清思路。妙玉的父母看到战争即将来临,就把她送到潘翔庙去送她。妙玉在苏州老家潘翔寺练习时遇到了一个情人。他是前王朝曾孙的儿子。可以推断,在前朝以前,他不是从北都来苏州潘翔寺赏梅烧香的。他们相遇是因为在庙里品茶或讨论。他们之间,应该有一个纪念品,应该是一个古玩珍品的饮用器皿。他们之间,以后不应该再见面了,下棋,弹钢琴。他们有深厚的情感基础。

妙玉的情人不应该像宝玉那样脆弱,而应该是武术大师。但他应该像宝玉一样天真和感性。妙玉对宝玉的讽刺和同情双重情感证实了上述判断。

南方战争爆发后,妙玉不得不从苏州搬到长安的一座寺庙。对了,打听一下他的下落。战时形势变化很快。她的情人应该和前王朝的流亡政府一起搬到南方的海边。在此期间,妙玉的父母死于南方的战争。精通先天幻数的师父在死前做了计算,并告诉妙玉不要回苏州老家。留在首都后,他有了自己的命运。之后,她被介绍到贾府进入大观园。妙玉搬进大观园绿色尼姑庵仅仅是为了人际关系,也是为了暂时避免战后初期当局对“外星人”的清洗而在贾家大树下逗留。

以上推论,只要我们看看中国历史不断变化的时代,就会清楚妙玉的人生经历并不罕见。她只是千千完全疏远的孩子们中贵族阶级的普通代表。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可以看出妙玉判断中的“脏泥”等概念与绑架她的强盗在道德和情感上没有什么联系。这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中国历史和中国社会反复出现的大悲剧的文明特征。

唐都浪子《浪说红楼》:妙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