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日会不会结盟联手遏制中国

据消息报道,外国媒体认为,虽然2日在东京举行的第一轮俄日“22”会谈在反恐和反海盗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总体而言,两国之间的会谈仍是“奇怪的伙伴”,日本与俄罗斯共同遏制中国的“好计划”最终会落空。

[日本《产经新闻》,11月3日]日俄两国2日在东京举行了首次“2 2”会谈。双方同意,此前由海上自卫队和俄罗斯海军实施的联合搜救训练将扩大到反恐和反海盗等更广泛的领域,以加强安全领域的合作。

会谈中,岸田文雄外长强调,“日本和俄罗斯翻开了新的篇章,加强安全领域的合作有利于地区安全与稳定”。小野寺(Ono Temple)的五大国防法典解释了安倍政权推行的“积极和平主义”政策,比如修改宪法解释,解除集体自卫禁令。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对此表示理解。

除了同意扩大海上自卫队和俄罗斯海军之间的联合训练范围之外,会谈还就两国部队打击索马里海盗的联合训练达成了协议。在应对网络攻击问题上,双方还同意建立新的合作组织,并将合作实现朝鲜无核化。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对日美联合发展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表示关切。

俄罗斯提议明年在莫斯科举行“2月2日”会谈,日本对此表示同意。会谈后,拉夫罗夫和绍伊古访问了安倍首相。

[日本《每日新闻》,11月3日]日俄两国外长和国防部长首次“22”会谈加深了双方的交流,扩大了安全领域的合作,对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双方同意就北部领土问题(俄罗斯称南干群岛)恢复副外长级会谈,但俄罗斯警惕的日美导弹防御系统可能成为加强互信的障碍。

日本在国防部长会谈中只提到俄罗斯飞机侵犯日本领空,以确保“2 2”会谈取得成功。海上反恐和反海盗联合训练的实施只是搜救演习的延伸,缺乏新思路。关于中国的海上活动,翁达外长表示,“重要的问题是敦促(有关国家)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问题,而不是以武力相威胁”。然而,日本和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同步,所以俄罗斯不需要表现出特别的认可。

会谈中也有紧张的时刻。绍伊古认为,日本和美国共同发展了导弹防御系统,“削弱了俄罗斯的核威慑”,并要求就此问题与日本进行定期谈判。日本一度不知所措。

安倍首相在会见拉夫罗夫时提到领土谈判,称他“希望在日俄合作取得进展的背景下加快和平条约的谈判”。然而,拉夫罗夫的回应只停留在“2 2”会谈上,这可能在加强互信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负责谈判的外交部长杉山信三(Shinzo Sugiyama)也在2日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莫尔古洛夫举行了非正式会谈,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外交部的一名官员指出,“虽然俄罗斯几乎没有动,但解决领土问题确实很困难。”

日本相信找到“共同利益”

[日本《读卖新闻》,11月3日报道]主题:日俄途径旨在遏制中国的海洋活动

第一次日俄“2 2”会谈在三个方面达成共识:实施联合训练对付索马里海盗、举行网络安全磋商和建立“2 2”会谈机制。虽然没有点名,但目的只是表明双方在共同应对中国威胁方面的合作立场。

俄罗斯是继美国和澳大利亚之后第三个与日本建立“2 2”框架机制的国家。与尚未缔结和平条约的国家举行“2 2”会谈是罕见的,中国的崛起无疑是原因。中日在尖阁列岛(一、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问题上的对抗仍在继续,而中国企业和人民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活动也引起了俄罗斯的高度警惕。遏制中国的需要使日本和俄罗斯找到了共同利益。

外交部长翁达在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日俄安全合作不针对特定国家”。不过,会谈中,双方还确认,对于中国积极的海上活动,双方应在东亚峰会上合作建立“法律规范”。对日本来说,除了日美同盟之外,尽可能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将有助于遏制中国的海上活动。

然而,日本和俄罗斯对“2 2”会谈的方向有不同的看法。日本希望借加强关系的机会增加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的可能性。安倍首相2日向俄罗斯外交部长兼国防部长表达了尽快启动和平条约谈判的意愿,但俄罗斯的回应是“优先考虑经济合作”,并未改变其在领土谈判上的谨慎立场。

就在“2 2”会谈的前一天,俄罗斯电子侦察机也飞到长崎和岛根县附近。尽管没有侵犯领空,但国防部官员也担心,“一个不时侵犯日本领空的国家可以说出其安全战略的真相。”

[日本《每日新闻》,11月3日文章]俄罗斯给人的印象是,通过“2 2”会谈,俄罗斯与日本的关系迅速拉近。这反映了普京总统对日俄关系的重视。除了经济方面的考虑,如在不发达的远东地区吸引更多日本投资和扩大对日本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应对中国的崛起也是一个原因。

俄罗斯一贯重视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但在普京政权实际参与亚太事务的过程中,加强和促进中国与其他地区霸权国家的关系可能会导致与其他国家的摩擦。为了摆脱“一边倒”的形象,改善与日本和其他邻国的关系也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举行“2 2”会谈可以说是“普京总统坚强意志的表达”。自去年5月再次上任以来,普京一直避免就领土问题发表挑衅性言论,并呼吁通过“抽签”来解决这一问题。

日俄会谈仍属于“陌生的伙伴”

[日本《产绍新闻》,11月3日]话题:“2 2”会谈实际上是由俄罗斯领导的。日本有被利用的危险。

对俄罗斯来说,与日本举行“2 2”会谈表明了普京政权在中国崛起背景下发展对日全面关系的态度。然而,另一方面,对俄罗斯来说,日本是美国的盟友,而中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邻国”。这一基本模式没有改变。日本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以北部地区为最大的悬案,实际上仍在按照俄罗斯的意图进行轮换。

普京政府正在防范中国人民和财产大规模渗透到俄罗斯相对欠发达的远东地区,因此希望利用日本加快该地区的发展步伐。另一方面,日本希望通过发展日俄关系来遏制因尖阁列岛问题而与日本对立的中国。因此,可以说中国仍然是推动日俄“2 2”会谈形成的主要因素。

然而,由于俄罗斯国防部长对日本的导弹防御系统深感不安,要求再次谈判,俄罗斯的真正意图是疏远日本和美国,改变日本成为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一角的模式。

在尖阁列岛问题上,俄罗斯只能采取“中立”的立场。普京总统最近会见了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启亮,这实际上是对中国的关心。

尽管普京指示俄罗斯外交部加快北方领土问题的谈判步伐,但事实上,在俄罗斯外交部内部,对日本的强硬立场一直占据主导地位。

因此,俄罗斯外交部仍然坚持认为,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部领土是俄罗斯领土。只要日本不承认这一现实,它就不会与之谈判。俄罗斯的基本政策是,“只有深化经济和其他领域的双边关系,才能为解决领土问题创造条件”。因此,可以说,当前日俄关系仍在按照俄罗斯的意图发展。

针对“22”会谈,北海道大学木村教授发表如下言论:“虽然媒体报道“22”会谈是为了日本和俄罗斯的共同利益而举行的,但我认为恰恰相反,日本和俄罗斯实际上都是奇怪的伙伴。坦率地说,我担心日本的意图,因为这是安倍首相与俄罗斯全面外交的一部分。具体而言,在通过经济合作促进领土解决的政策达不到预期的情况下,打了第二张牌,即安全合作。这样,“22”会谈很可能被俄罗斯推迟领土问题的战略所利用。”

[德国《商报》,11月2日]亚洲的权力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中日争端尤其具有爆炸性。为了与中国竞争,日本正计划与俄罗斯结盟。

日本试图在军事上接近俄罗斯,这可能是对北京的一个信号。然而,东京和莫斯科也对两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岛屿存在争议。

推荐阅读:安倍对俄罗斯采取“温和路线”,称普京“慈爱而正直”

责任编辑:hdwmn_z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