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明确“世界一流”时间表怎么样才叫“世界一流”

5日,国务院正式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其中提到要整体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每五年后于2016年开始新一轮建设。现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蓝图已经拟定。中国成为“高等教育强国”的梦想如何实现?

北京大学信息地图

中国设定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时间表

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就启动了“985工程”和“211工程”,以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国许多大学也列出了建设世界级大学的时间表。

早在1985年,清华大学就提出了建设世界一流的目标。2011年,清华大学提出了力争到2020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目标。近日,北京大学(微博)校长林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北京大学正努力在2030年左右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前列。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除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外,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和山东大学等知名大学都提出了力争到2020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口号。

中国大学究竟什么时候能成为世界级的?这个“总体规划”给出了一个时间表。

《方案》提出,到2020年,几所大学和几个学科将成为世界一流,几个学科将成为世界一流。到2030年,更多的大学和学科将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几所大学将进入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一些学科将进入世界一流学科的行列,高等教育的整体实力将显着增强。到本世纪中叶,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数量和实力将走在世界前列,基本成为高等教育强国。

什么是“世界级”?

近年来,虽然中国大学的一些名称可以在世界大学的各种名单中找到,但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大学始终处于世界前列,远非“世界级”。那么,世界级大学的标准是什么?

随着国家计划的出台,中国的一些大学校长也通过媒体公开解释了他们对“世界级”的看法。一些大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取决于大学对国家进步、社会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做出了哪些具体贡献。一些校长还说,对于世界一流大学来说,应该更加重视大学在社会发展中的主导作用和大学在社会发展中的促进作用。

“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标准在底线上有相同的点,但在顶上没有,因此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告诉中国news.com,从“底线”的角度来看,世界一流大学有一些共同点,例如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大学内部的治理意识和专业管理体系。然而,“顶尖”没有共同之处,一流大学有不同的特点和优势。

“从操作上讲,如果世界级的学者和学生愿意选择这所学校进行教学,那么这所学校就是一流的大学。”楚赵辉说道。

一些专家还表示,所谓的“世界级”实际上不仅意味着中国高等院校在办学条件和投资资金方面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而且意味着某所高等院校可以在科研成果和教学成果方面获得数项世界大奖。更重要的是,这取决于高等教育的发展机制和创新能力是否世界第一。

中国大学离“世界级”有多远?

近年来,中国高等教育的成就是显而易见的。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的研究成果已经走出国门,获得了国际认可。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才登陆中国大学。

近年来,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等着名的中国大学在各大学的国际排名中不断上升。在《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导》年发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清华大学在工程专业方面排名第一,超过了欧美着名的科技大学。

然而,在结果背后,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中国大学离世界一流大学有多远?

根据许多分析和评论,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之间的差距主要是由于中国大学的办学理念和能力建设中“短板”太多。如我国《方案》所述,以前的重点建设项目存在身份固化、缺乏竞争、重复交叉等问题。迫切需要加强资源整合,创新实施方法。

苏州大学校长朱林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中国大学的不足主要在于:一是整体教育质量有待提高,加强教育教学的内在动力不足;第二,自主创新能力有待加强,国内外影响较大的创新和象征性成果还不够。第三,需要提高社会服务水平。不足以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紧密结合。

一些大学校长还指出,中国许多大学在教学中有意或无意地与社会需求脱节。

“如果你的目标不明确,你只能靠自己奋斗。每个老师只会做他感兴趣的事。他不会考虑国家关心什么。他不会考虑什么是世界的前沿。他只会做他完全感兴趣的事。这不是一所有中国特色的一流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徐惠彬说。

最应该练习哪些“内部技能”?

为了成为世界级的大学,中国的大学必须实践他们的内部技能。

"学校章程是一个起点。"楚赵辉说,目前高校最重要的“内功”是设计学校的规章制度。学校要按照规章制度办学,不要把规章制度挂在墙上,这样规章制度才能真正贯彻执行,为规范学校管理发挥作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告诉中国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过程中,资源短缺不再特别突出。相反,一个资源导向的一流大学项目只会加重大学的功利和行政性质。目前最缺乏的“内部技能”实际上是基本的办学体制。只有良好的办学体制和理念才能使资源发挥作用。

熊丙奇建议,为了建设一所世界级的大学,除了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之外,政府还应该改变思想。“政府部门应改变以往的‘规划’思维,从资金和政策上给予部分高校重点支持,营造平等的竞争环境,鼓励高校在竞争中形成自己的特色,成为一流大学。”

关于中国大学“世界级”的梦想,赵辉说欲速则不达。要创建一所世界级的大学,一个人必须遵循大学发展的内在规律,不是鼓励增长,而是过分追求速度。(完)(卢春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