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打暑假工却失踪 关系亲密的少年也失去音讯

Haidu.com-海峡都市日报16岁的小娜(化名)从未到过遥远的门,但她突然告诉家人,她想从事一份暑期工作,并离开泉州的家。 7日,她告诉家人回家,但是在当天的4点,电话说她到达泉港时突然关机。从那以后,没有新闻。这些天来,我的家人一直急于在泉港,惠安,泉州和晋江找到他们。我很着急。

让这个家庭感到困惑的是,她似乎正非常接近一个名叫曾某伟的19岁男孩。她的堂兄说,他们在同一家餐厅工作,见面时很近。小娜回家的那天,她还和他一起离开了饭店。现在,曾某伟不见了,电话也被关闭了。

她在陪伴曾某伟吗?还是被绑架了?她的家人对此表示怀疑,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只希望她能尽快回家,我希望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并可以说出来。

小娜16岁,正在泉港中学读第二天。一个月前,学校还在期末考试中。她从来没有去过遥远的门。她突然向父母提起她会参加“暑期工作”。她的家庭不好,父亲是石匠,母亲在家里工作,两人都认为女儿受到同学的影响。她愿意为家人分担压力,她也同意。

7月3日,小娜参加了暑假的第一天。在大表弟的领导下,她去了上岗泉港的一家制衣厂找工作。由于年龄原因,她被制衣厂拒绝。 7月4日,在表弟的带领下,她从泉港来到泉州,遇到了小表弟小郑,年轻人曾某伟和另一个人。

小郑说,曾某伟和小娜见面后,他们表现出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几个人决定去晋江庆阳上班。后来,与他们同行的人独自一人离开,而小娜和曾某伟则去晋江阳光时代广场的一家餐馆工作。

但是只花了两天的时间。 7月7日11:00,小娜给家人打电话,说“食物不够,我必须回家。”当天中午12点和下午4点,她给母亲打了两次电话,说她“来惠安”和“来泉港”。但是从那以后,她的电话已经关闭,人们不见了。

这些天来,小娜的家人一直在泉港,惠安,泉州和晋江寻找住所。昨天早上,她的父母在惠安志愿者的陪伴下报警。

昨天晚上8点,我听说晋江赤店派出所带回了一个很像小娜的流浪女孩。她的父母与记者一起赶往晋江,发现他们不是女儿,也很失望。

由失踪引起的三个问题?

小娜失踪了。她和曾某伟离婚吗?还在被绑架吗?你为什么打来电话说你要去泉港,但是人走了?一家人想找曾某伟问,但发现他已经走了,电话也被关闭了。

问题1:工作是假的,是真的吗?

父母及其家人说,19岁的曾某伟是江西人。他以前从未见过小娜,而且他们不知道小娜有网上约会。那为什么两个人见面时看起来像一对夫妻?记者发现,两者的QQ空间也打开了“情侣空间”。

阿姨说,尽管小娜的表现不是很好,但她的举止却很好。她很少与外界接触。她通常用手机上网。 “可能就像那个人的理解。”

小郑回忆说,小娜曾经提到在夏天外出工作是假的,与曾梵志在一起是真的。

问题2:回家是假的,是真的吗?

小郑说,她7日上午得知小娜要回家了。她去了小娜工作的饭店,但是饭店的工作人员说小娜“已经和小增一起去了”。此后,她再也没有见过表哥。

与曾某伟住在一起的工人说,曾某刚不久就到了庆阳,他正忙着收拾行囊,说他“准备在龙岩找父亲”。小郑回忆说,7月7日上午11点左右,小娜用曾庆成的手机发送短信说:“我丢了手机。那时,她以为堂兄很害怕回家,不在乎。她只是专注于等待她的到来消息。

当他们得知他们两个一起离开了工作餐厅时,她的家人非常着急,担心没有深深参与的小娜被“陌生的坏人”绑架。

问题3:对Spring Harbor来说是假货。人们真的在别的地方吗?

小娜的母亲说,7日下午4点,当女儿说“来泉港”时,电话突然坏了,无法打开。四天后,小娜是否没有乘穿梭巴士去泉港?那她要去哪里

很多问题,只有曾有为可以回答。但是,曾莫未再度出现,并且电话被关闭了。 (本报记者楚传志黄启鹏实习生罗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