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网易有道CEO周枫:上市是里程碑事件决策着眼于长期

Reddit.com。雷建平,10月26日

网易有道昨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发行价格为17美元。根据发行价格,网易有道的市值为19亿美元

然而,网易首日开盘价为13.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0.5%,收盘价为1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47%,收盘价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峰在接受Reddit.com采访时说,他并没有特别关注发行价格 “现在环境不是很好,能成为团队的里程碑,真的得赶紧冲上去,我们现在正跨过这个里程碑 “周峰说,网易有道对长期做好工作并给股东回报充满信心。 网易拥有良好的股东结构。他们中的许多人愿意长期关注公司的发展。短期波动不会引起太多不快。

周峰还说,对于教育行业来说,大规模盈利并不是问题,即使是离线盈利,尤其是在线盈利 目前,更多的是因为每个人都对这个行业的快速投资持乐观态度,所以会有亏损。

在此之前,周峰向员工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称上市决不能是公司的巅峰,它只是更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

“由于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我们不会做出决定。有道的决定仍将着眼于长远,通过履行使命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相信这也将为长期奋斗的有道伙伴创造最大的价值。 "

周峰说创造价值的能力对个人和公司都是至关重要的。 在当今噪音太大的时代,如果个人和公司都没有明确的方向去做重量级工作,他们很容易感到不知所措和迷失。

“请永远记住,我们必须随时保护我们创造价值的能力,因为这将带你走出困惑。 “

据报道,网易此次发行了56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 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花旗银行、CICC和汇丰银行担任本次公开发行的共同承销商,共享有84万股美国存托凭证超额配售权。

在首次公开募股的同时,网易有道同时从事私募。网易最大机构股东奥比斯基金(Orbis Fund)承诺从有道购买总计1.25亿美元的a股普通股。 此外,网易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丁磊也打算参与2000万美元的认购。

网?子械来舜问状喂脊沙锛?2亿多美元 网易有道也是网易集团系统下新上市的子业务板块

以下是对网易首席执行官周峰的采访实录(由雷迪网编辑):

雷迪网:网易第一天就破产了。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周峰:我们没有特别注意这件事 有人告诉我,教育公司的上市被打破了。 这是事实,现在的资本环境不是很好,我认为这是一个里程碑的团队能够上升,所以这是一个真正的急于向上

我们跨过了这个里程碑,我们很好。 我们对做好我们的业务并回报股东非常有信心。

我们的股东结构也很好,我们很多人都愿意长期关注公司的发展,所以我们不会对股票价格的短期波动感到太不高兴。

雷建平:华尔街投资者了解网易吗?你对网易了解多少?

周峰:不错。投资者对教育非常乐观。 最重要的问题是网易和其他公司有什么不同?事实上,最终投资网易有道的投资者谈了几轮。

我们已经向每个人表明了我们的特点。我们有自己非常大的流量。我们已经充分利用了流速。我们的技术优势,例如能够真正收集大量学习数据的智能笔,以及包括我们的内容特性、专有内容、网易精心打造的内容模型和整个人才梯队在内的新体验,已经得到了解释。我认为每个人还是被认可的。

盈利能力不是规模的问题。

雷建平:许多投资者更关心盈利能力,许多网络教育企业也普遍不盈利。你认为未来转向盈利能力的问题是什么?

周峰:从长远来看,教育行业大规模盈利不成问题。离线时也是如此,尤其是在线时。 目前,更多的是因为每个人都对这个行业的快速投资持乐观态度,所以会有亏损。

就道而言,我们的一些课程是盈利的,比如现在的高中课程、大学语言课程和我们的第一批产品,比如逻辑英语,都是盈利的。

我们现在在初中、小学和高质量课程上投入更多,这将使我们现在无利可图。 “有信心带领每个人走上一条新的道路”雷建平:网易与360搜索达成战略合作时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你曾经说过你做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那你是怎么到那里的?

周峰:事实上,你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难,但解决团队的问题就更难了。 在很大程度上,你的思维有多好,你对未来的计划有多清晰,取决于你解决团队思维问题的能力有多强。

我自己发现了这件事。这条路不可通行。我会走另一条路。这是我自己的事。 ?阌幸桓?300或500人的团队,所以你必须无情地告诉他们中间的3/4,你不需要再做这个项目了。 对一些同事来说,这只是五年的事情。今天决定不做这件事是残酷的。

这些团队积累了很多东西。现在因为你的决定,也许他的团队会分散。 他自己也会很困惑。我该怎么办?告诉他有更好的方法。

每个人都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久,你真的相信那条路,每个人都会感觉到吗 最困难的事情是团队。你必须有信心带领每个人走上一条新路。

雷建平:从陶在过去十年左右的发展来看,陶似乎是一家非常慢的公司。 然而,快速意味着网易是第一家在资本市场完成首次公开募股的公司。你如何理解这个快速和缓慢的问题?

周峰:还有机会。这两年网络教育真的很好。 你能判断某个市场是否值得一大笔投资,条件很好,本身也是团队积累带来的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市场,什么样的生意好,什么样的产品可以卖,你也不知道你面前的机会。 我们觉得我们真的需要清楚地看到机会。正如我们五年前所说,教育是一个内容产业,我们需要全力以赴制作内容。 三年前,我们说K12是整个教育领域最大的金矿。我们根本没有选择1比1,而是致力于做大班。这些都是团队必须做出的选择。

我希望业务在未来能发展得更快,但速度和缓慢是相对的。有时候,慢慢考虑事情比不去想它们就匆匆忙忙要好得多。我们还说,我们的逻辑永远是最好的。如果我们想做,我们必须做得最好,我们不在乎我们是否是第一个。

我们不是第一个制作字典的人。记云笔记可能是中国的第一次。当然,我们不是第一个上课的人。我们比以前做得早得多。

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我们必须在关键领域尽最大努力。 前提是团队能否真正理解和理解这个领域。

网易的文化完全取决于用户的文化

雷建平:丁老板(注:丁磊)似乎非常关心赚钱。据说他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相对亏损的状态。这么多年来,他是如何处理与丁老板的关系的?

周峰:你如何理解网易的文化?网易的文化完全取决于用户的文化 让我说些我们内心的话。除非用户的研究结果相反,否则老丁是对的。 体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丁磊是用户的发言人。作为用户的发言人,他非常强大,能够很好地抓住用户的观点。因此,他说的是对的。

他说这个功能应该完成,你应该听他的,他是为用户说话的 但是如果你认为?娴拇砹耍慊岱⑾钟没еっ魉砹恕R坏┠隳苷业接没еっ魉砹耍兔换翱伤盗恕? 他不是盯着钱看的人。他不能靠盯着钱赚钱。网易的文化是这样的。

这么多年来,每个人都不了解网易的开放课程,也从来没有赚过钱。当听他谈论早上的公开课时,每个人都很开心。他为什么高兴,不是因为他丢了钱或者因为开放课程给网易带来了名声,而是因为开放课程确实给用户带来了价值

陶字典也是同样的逻辑,他说你看我们做陶字典,交了很多用户,我们感觉很好,为什么感觉很好,是因为它为用户创造了价值 但他会说,我们从未想过实现商业价值的方法。这里的逻辑非常简单。你为用户创造价值,然后你有机会谈论创造商业价值。反过来是不可能的。

雷建平: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有道的股权比例相对较高,这在互联网巨头中很少见。事实上,网上有传言说丁老板不是一个很慷慨的人。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周峰:如果你真的看看网易的激励机制,我认为公平是非常重要的

网易就像一个游戏和一个好的管理团队。事实上,它很长一段时间都很稳定。稳定的原因是团队和公司之间找到了良好的激励和长期解决方案。

这是向下进行的,据说对于我们的内部团队,包括平台上的老师,包括非常强的技术人才,我们也会用这种公平的方法来结合长远利益,共同发展。

雷建平:丁老板非常善于识别人。例如,他通过电子邮件找到了你,然后是黄征(注:平多的创始人)。丁灿老板很早就发现了这些优秀人才。为什么?

周峰:因为老丁喜欢和各行各业的人打交道,到目前为止一直是这样。 这次他来到纽约,除了参加网易有道的上市活动,其余的都是去见人。那天,我们去了哈佛,还见到了丘成桐教授。

不停的见人,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当时我们确实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

的确网易有道的业务做了很长时间,他给团队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大家在一起做一个还没有赚钱的业务做那么多年,一点点把业务转过来。

在一起时天下无敌,分开时各自精彩

周枫与庄莉在纽交所

雷建平:您本身是一个学霸,而且很厉害,您妻子庄莉也是一个技术大拿,平时生活上怎么协调?最近当当李国庆夫妇的事情,让外界对这种两方都非常优秀的人结婚后如何相处感兴趣。

周枫:我觉得现在的家庭都是很多元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觉得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庄莉:我到美国之前,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两张照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在纽交所的门口照相,可以在里面照相。如果是刚好碰巧有记者朋友抓到在门口的照相,不要公开。

雷建平:为什么?

周枫:说在门口照相的最后都出事了。

庄莉:开个玩笑。随着每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实能够去容忍的烦恼也会越来越高。到一定的时候,你没有人可以分享,很多时候说创业公司的CEO都是特别孤独的,你的那些痛苦分享给其他很多人,他们也收不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烦恼。

我和周枫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做一样的事情,不会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但是我们俩有烦恼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在听,而且他扛得住,还能帮你出点主意,这个是一直比较幸运的地方。

家就是另外一个团队,另外一个公司,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过是在run另一个团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两个人我不能fire掉。

我一直觉得比较健康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在一起的时候天下无敌,分开的时候各自精彩,这个是我们俩一直追求的一个平衡关系。

雷建平:网易有道上市,你们没有带孩子们来参加IPO活动,您说是让他们以后自己来敲钟?

庄莉:还是应该维持一点小孩子自己的隐私,给他们更安静的环境来成长。他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人生都应该各自去过,我们不能代替他们的人生,今天是周枫的人生,也是我的人生,但还不是他们的人生。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6日报道

网易有道昨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发行价为17美元,以发行价计算,网易有道的市值是19亿美元。

不过,网易有道首日开盘价为13.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0.5%,收盘股价为1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47%,收盘时市值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枫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表示,没特别看重跌破发行价这件事。“现在环境不太好,能上就是团队的里程碑,的确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我们现在跨过这个里程碑。”

周枫说,网易有道对长期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非常有信心。网易有道股东结构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发展,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不开心。

周枫还表示,教育行业有了规模盈利不成问题,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这之前,周枫发布对员工的公开信,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它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

“我们也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通过践行有道使命,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相信这也将为长期与有道共同奋斗的伙伴们创造最大价值。”

周枫说,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保有创造价值的能力是立身的根本。在当下这个过于喧嚣的年代,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如果内心缺少了明确的方向做秤砣都容易感到无措和迷失。

“请我们要时刻记得,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创造价值的能力,因为这样会带你走出困惑。”

据悉,网易有道此次发行56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花旗、中金、汇丰担任此次公开招股联席承销商,享有总计84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

在此次IPO发行同时,网易有道同步进行私募配售,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承诺向有道购买总额为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此外,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也有意参与认购2000万美元。

网易有道此次IPO融资规模超过2亿美元。网易有道也是网易集团体系下最新上市的一个子业务板块。

以下是专访网易有道CEO周枫实录(雷帝网精编处理):

雷建平:网易有道首日破发,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我们都没有特别看重这件事。有人跟我说教育公司上市都破发了。这是实话,现在资本环境不太好,我觉得能够上就是对团队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所以的确是说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

我们跨过了这个里程碑就OK。我们对于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这件事情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股东结构也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所以我们对股价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的觉得不开心。

雷建平:华尔街投资人懂网易有道吗?对网易有道的理解程度有多大?

周枫:还不错,投资人对教育都非常看好。最多的问题就是网易有道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一样?其实最后投资了网易有道的投资人都是聊过好几轮的。

我们把我们的特点和大家都讲得比较清楚,我们有自己非常大的流量,我们把流量转化都跑通了,我们技术上的优势,像有道智能笔真的能收集到大量学习数据的新体验,以及包括我们内容方面的特色,自营的内容,网易精心打磨内容的模式和整个人才梯队,都讲了,我觉得大家还是认可的。

有了规模 盈利不成问题

雷建平:很多投资人比较关心有道盈利的问题,很多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也存在不盈利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后续走向盈利的问题?

周枫:教育行业长期来看,有了规模盈利是不成问题的,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对于有道来说,我们一些学段本来就是盈利的,像现在高中学段,大学语言的课程部分,像逻辑英语这样的我们拳头产品,都是盈利的。

我们现在更多是在投入初中、小学、素质类的课程这些领域,才会使得我们现在不盈利。

要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新路

雷建平:当年网易有道也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当时和360搜索达成战略合作。您曾说,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那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周枫:其实你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是那么难,但要解决团队的问题才比较难。你解决团队思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想得有多透,以及对将来的规划有多清楚。

我一个人发现这件事情,这路走不通,我换一条路走,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有300、500人的团队,你要狠下心来告诉中间3/4的人说,你要做的这个项目都不用再干了。对有些同事来说是五年的事情,今天决定不做了,是很残酷的。

这些团队积累了很多东西,现在因为你的这个决定,可能他的团队要散掉。他自己也会很迷茫,我到底该干什么,你告诉他这里有一个更好的路。

大家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那条路,大家是会感觉到的。最难的就是团队,你还得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一条新的路。

雷建平:从有道这十几年来的发展看,有道看起来是一家很慢的公司。但快是指在网易体系的业务中是第一个走向资本市场完成IPO的,怎么理解这个快与慢的问题。

周枫:还是有机缘的,在线教育这两年确实条件非常好。能否判断某一个市场值得大幅投入,条件非常的好,本身也是团队积累所带来的。

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市场,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是能卖的,你也不知道你面前有机会。我们觉得真的要清楚看到机会,就像五年前我们说,教育是内容产业,要全力投入自己做内容。三年前我们说,K12才是整个教育领域里最大的金矿,我们完全没有选择1对1,全力投入去做大班课,这些都是团队要做的选择。

我希望将来能业务进展更快,但快和慢是相对的,有的时候慢一点把事情想明白,反而比把没有想明白之后一股脑往上冲好,我们也讲我们的逻辑永远是best is first,要做就做到最好,不在乎是不是做第一个。

我们做词典不是第一个,做云笔记可能算国内第一个,做课程当然不是第一个,之前比我们做得早的多多了。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重点要做的领域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前提就在于团队是不是能对这个领域真的看得懂,看得明白。

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

雷建平:丁老板(注:丁磊)好像对赚钱这个事情很在意,有道很长时间处于相对亏钱的状态,这么多年是怎么和丁老板处理好关系的?

周枫:怎么理解网易的文化,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我说一句我们内部的话,老丁说的都是对的,除非用户调研结果反过来。体会一下这句话,什么意思?丁磊是用户的代言人,他作为用户的代言人很多时候是非常厉害的,都非常能抓到用户的点,所以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他说这个功能应该这么做,你就应该听他的,他是替用户说话。但是如果你觉得他真的不对,你就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一旦你能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他就没话说话了。他不是一个盯着钱的人,盯着钱是挣不到钱的,网易的文化就是这样的。

大家都很不理解网易公开课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挣过钱,大家早上听他在讲公开课的时候讲得很开心,为什么很开心,不是因为他赔钱或者不是因为公开课给网易带来了名声他开心,而是因为公开课确实给用户带来了价值。

有道词典也是这个逻辑,他说你看我们做有道词典,做了一大堆用户,我们觉得很好,为什么觉得很好,就是因为给用户创造了价值。但是他会说,我们一直没有想到办法实现商业价值,这里的逻辑非常简单,你给用户创造了价值,才有机会谈创造商业价值,倒过来是不行的。

雷建平:IPO前,您在有道股权比例还比较高,这在互联网巨头中并不多见,实际上,网上传闻丁老板不算很大方的人,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如果你真的去看网易的激励机制,我觉得其实重要的是公平。

网易像游戏、有道的管理团队,其实长期是非常稳定的,稳定的原因也在于团队和公司之间找到了好的激励和长期办法。

这个传导下来,有道对于我们内部的团队,包括平台上的老师,包括非常强的技术人才,我们也都会用这样的公平方法,长期利益捆绑,一起发展。

雷建平:丁老板在识人方面还是挺厉害的,比如他当初通过邮件找到您,后来找到黄峥(注:拼多多创始人),丁老板能够很早期的就识别这些优秀的人才,原因在哪里?

周枫:因为老丁自己喜欢跟各路的人打交道,到今天也是这样的。这次他来纽约,除了参加网易有道的上市活动,剩下的就是见人,那天我们去哈佛还见了丘成桐教授。

不停的见人,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当时我们确实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

的确网易有道的业务做了很长时间,他给团队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大家在一起做一个还没有赚钱的业务做那么多年,一点点把业务转过来。

在一起时天下无敌,分开时各自精彩

周枫与庄莉在纽交所

雷建平:您本身是一个学霸,而且很厉害,您妻子庄莉也是一个技术大拿,平时生活上怎么协调?最近当当李国庆夫妇的事情,让外界对这种两方都非常优秀的人结婚后如何相处感兴趣。

周枫:我觉得现在的家庭都是很多元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觉得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庄莉:我到美国之前,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两张照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在纽交所的门口照相,可以在里面照相。如果是刚好碰巧有记者朋友抓到在门口的照相,不要公开。

雷建平:为什么?

周枫:说在门口照相的最后都出事了。

庄莉:开个玩笑。随着每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实能够去容忍的烦恼也会越来越高。到一定的时候,你没有人可以分享,很多时候说创业公司的CEO都是特别孤独的,你的那些痛苦分享给其他很多人,他们也收不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烦恼。

我和周枫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做一样的事情,不会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但是我们俩有烦恼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在听,而且他扛得住,还能帮你出点主意,这个是一直比较幸运的地方。

家就是另外一个团队,另外一个公司,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过是在run另一个团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两个人我不能fire掉。

我一直觉得比较健康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在一起的时候天下无敌,分开的时候各自精彩,这个是我们俩一直追求的一个平衡关系。

雷建平:网易有道上市,你们没有带孩子们来参加IPO活动,您说是让他们以后自己来敲钟?

庄莉:还是应该维持一点小孩子自己的隐私,给他们更安静的环境来成长。他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人生都应该各自去过,我们不能代替他们的人生,今天是周枫的人生,也是我的人生,但还不是他们的人生。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6日报道

网易有道昨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发行价为17美元,以发行价计算,网易有道的市值是19亿美元。

不过,网易有道首日开盘价为13.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0.5%,收盘股价为1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47%,收盘时市值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枫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表示,没特别看重跌破发行价这件事。“现在环境不太好,能上就是团队的里程碑,的确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我们现在跨过这个里程碑。”

周枫说,网易有道对长期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非常有信心。网易有道股东结构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发展,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不开心。

周枫还表示,教育行业有了规模盈利不成问题,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这之前,周枫发布对员工的公开信,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它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

“我们也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通过践行有道使命,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相信这也将为长期与有道共同奋斗的伙伴们创造最大价值。”

周枫说,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保有创造价值的能力是立身的根本。在当下这个过于喧嚣的年代,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如果内心缺少了明确的方向做秤砣都容易感到无措和迷失。

“请我们要时刻记得,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创造价值的能力,因为这样会带你走出困惑。”

据悉,网易有道此次发行56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花旗、中金、汇丰担任此次公开招股联席承销商,享有总计84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

在此次IPO发行同时,网易有道同步进行私募配售,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承诺向有道购买总额为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此外,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也有意参与认购2000万美元。

网易有道此次IPO融资规模超过2亿美元。网易有道也是网易集团体系下最新上市的一个子业务板块。

以下是专访网易有道CEO周枫实录(雷帝网精编处理):

雷建平:网易有道首日破发,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我们都没有特别看重这件事。有人跟我说教育公司上市都破发了。这是实话,现在资本环境不太好,我觉得能够上就是对团队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所以的确是说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

我们跨过了这个里程碑就OK。我们对于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这件事情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股东结构也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所以我们对股价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的觉得不开心。

雷建平:华尔街投资人懂网易有道吗?对网易有道的理解程度有多大?

周枫:还不错,投资人对教育都非常看好。最多的问题就是网易有道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一样?其实最后投资了网易有道的投资人都是聊过好几轮的。

我们把我们的特点和大家都讲得比较清楚,我们有自己非常大的流量,我们把流量转化都跑通了,我们技术上的优势,像有道智能笔真的能收集到大量学习数据的新体验,以及包括我们内容方面的特色,自营的内容,网易精心打磨内容的模式和整个人才梯队,都讲了,我觉得大家还是认可的。

有了规模 盈利不成问题

雷建平:很多投资人比较关心有道盈利的问题,很多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也存在不盈利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后续走向盈利的问题?

周枫:教育行业长期来看,有了规模盈利是不成问题的,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对于有道来说,我们一些学段本来就是盈利的,像现在高中学段,大学语言的课程部分,像逻辑英语这样的我们拳头产品,都是盈利的。

我们现在更多是在投入初中、小学、素质类的课程这些领域,才会使得我们现在不盈利。

要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新路

雷建平:当年网易有道也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当时和360搜索达成战略合作。您曾说,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那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周枫:其实你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是那么难,但要解决团队的问题才比较难。你解决团队思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想得有多透,以及对将来的规划有多清楚。

我一个人发现这件事情,这路走不通,我换一条路走,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有300、500人的团队,你要狠下心来告诉中间3/4的人说,你要做的这个项目都不用再干了。对有些同事来说是五年的事情,今天决定不做了,是很残酷的。

这些团队积累了很多东西,现在因为你的这个决定,可能他的团队要散掉。他自己也会很迷茫,我到底该干什么,你告诉他这里有一个更好的路。

大家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那条路,大家是会感觉到的。最难的就是团队,你还得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一条新的路。

雷建平:从有道这十几年来的发展看,有道看起来是一家很慢的公司。但快是指在网易体系的业务中是第一个走向资本市场完成IPO的,怎么理解这个快与慢的问题。

周枫:还是有机缘的,在线教育这两年确实条件非常好。能否判断某一个市场值得大幅投入,条件非常的好,本身也是团队积累所带来的。

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市场,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是能卖的,你也不知道你面前有机会。我们觉得真的要清楚看到机会,就像五年前我们说,教育是内容产业,要全力投入自己做内容。三年前我们说,K12才是整个教育领域里最大的金矿,我们完全没有选择1对1,全力投入去做大班课,这些都是团队要做的选择。

我希望将来能业务进展更快,但快和慢是相对的,有的时候慢一点把事情想明白,反而比把没有想明白之后一股脑往上冲好,我们也讲我们的逻辑永远是best is first,要做就做到最好,不在乎是不是做第一个。

我们做词典不是第一个,做云笔记可能算国内第一个,做课程当然不是第一个,之前比我们做得早的多多了。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重点要做的领域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前提就在于团队是不是能对这个领域真的看得懂,看得明白。

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

雷建平:丁老板(注:丁磊)好像对赚钱这个事情很在意,有道很长时间处于相对亏钱的状态,这么多年是怎么和丁老板处理好关系的?

周枫:怎么理解网易的文化,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我说一句我们内部的话,老丁说的都是对的,除非用户调研结果反过来。体会一下这句话,什么意思?丁磊是用户的代言人,他作为用户的代言人很多时候是非常厉害的,都非常能抓到用户的点,所以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他说这个功能应该这么做,你就应该听他的,他是替用户说话。但是如果你觉得他真的不对,你就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一旦你能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他就没话说话了。他不是一个盯着钱的人,盯着钱是挣不到钱的,网易的文化就是这样的。

大家都很不理解网易公开课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挣过钱,大家早上听他在讲公开课的时候讲得很开心,为什么很开心,不是因为他赔钱或者不是因为公开课给网易带来了名声他开心,而是因为公开课确实给用户带来了价值。

有道词典也是这个逻辑,他说你看我们做有道词典,做了一大堆用户,我们觉得很好,为什么觉得很好,就是因为给用户创造了价值。但是他会说,我们一直没有想到办法实现商业价值,这里的逻辑非常简单,你给用户创造了价值,才有机会谈创造商业价值,倒过来是不行的。

雷建平:IPO前,您在有道股权比例还比较高,这在互联网巨头中并不多见,实际上,网上传闻丁老板不算很大方的人,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如果你真的去看网易的激励机制,我觉得其实重要的是公平。

网易像游戏、有道的管理团队,其实长期是非常稳定的,稳定的原因也在于团队和公司之间找到了好的激励和长期办法。

这个传导下来,有道对于我们内部的团队,包括平台上的老师,包括非常强的技术人才,我们也都会用这样的公平方法,长期利益捆绑,一起发展。

雷建平:丁老板在识人方面还是挺厉害的,比如他当初通过邮件找到您,后来找到黄峥(注:拼多多创始人),丁老板能够很早期的就识别这些优秀的人才,原因在哪里?

周枫:因为老丁自己喜欢跟各路的人打交道,到今天也是这样的。这次他来纽约,除了参加网易有道的上市活动,剩下的就是见人,那天我们去哈佛还见了丘成桐教授。

不停的见人,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当时我们确实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

的确网易有道的业务做了很长时间,他给团队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大家在一起做一个还没有赚钱的业务做那么多年,一点点把业务转过来。

在一起时天下无敌,分开时各自精彩

周枫与庄莉在纽交所

雷建平:您本身是一个学霸,而且很厉害,您妻子庄莉也是一个技术大拿,平时生活上怎么协调?最近当当李国庆夫妇的事情,让外界对这种两方都非常优秀的人结婚后如何相处感兴趣。

周枫:我觉得现在的家庭都是很多元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觉得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庄莉:我到美国之前,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两张照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在纽交所的门口照相,可以在里面照相。如果是刚好碰巧有记者朋友抓到在门口的照相,不要公开。

雷建平:为什么?

周枫:说在门口照相的最后都出事了。

庄莉:开个玩笑。随着每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实能够去容忍的烦恼也会越来越高。到一定的时候,你没有人可以分享,很多时候说创业公司的CEO都是特别孤独的,你的那些痛苦分享给其他很多人,他们也收不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烦恼。

我和周枫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做一样的事情,不会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但是我们俩有烦恼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在听,而且他扛得住,还能帮你出点主意,这个是一直比较幸运的地方。

家就是另外一个团队,另外一个公司,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过是在run另一个团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两个人我不能fire掉。

我一直觉得比较健康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在一起的时候天下无敌,分开的时候各自精彩,这个是我们俩一直追求的一个平衡关系。

雷建平:网易有道上市,你们没有带孩子们来参加IPO活动,您说是让他们以后自己来敲钟?

庄莉:还是应该维持一点小孩子自己的隐私,给他们更安静的环境来成长。他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人生都应该各自去过,我们不能代替他们的人生,今天是周枫的人生,也是我的人生,但还不是他们的人生。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6日报道

网易有道昨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发行价为17美元,以发行价计算,网易有道的市值是19亿美元。

不过,网易有道首日开盘价为13.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0.5%,收盘股价为1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47%,收盘时市值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枫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表示,没特别看重跌破发行价这件事。“现在环境不太好,能上就是团队的里程碑,的确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我们现在跨过这个里程碑。”

周枫说,网易有道对长期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非常有信心。网易有道股东结构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发展,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不开心。

周枫还表示,教育行业有了规模盈利不成问题,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这之前,周枫发布对员工的公开信,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它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

“我们也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通过践行有道使命,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相信这也将为长期与有道共同奋斗的伙伴们创造最大价值。”

周枫说,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保有创造价值的能力是立身的根本。在当下这个过于喧嚣的年代,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如果内心缺少了明确的方向做秤砣都容易感到无措和迷失。

“请我们要时刻记得,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创造价值的能力,因为这样会带你走出困惑。”

据悉,网易有道此次发行56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花旗、中金、汇丰担任此次公开招股联席承销商,享有总计84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

在此次IPO发行同时,网易有道同步进行私募配售,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承诺向有道购买总额为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此外,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也有意参与认购2000万美元。

网易有道此次IPO融资规模超过2亿美元。网易有道也是网易集团体系下最新上市的一个子业务板块。

以下是专访网易有道CEO周枫实录(雷帝网精编处理):

雷建平:网易有道首日破发,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我们都没有特别看重这件事。有人跟我说教育公司上市都破发了。这是实话,现在资本环境不太好,我觉得能够上就是对团队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所以的确是说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

我们跨过了这个里程碑就OK。我们对于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这件事情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股东结构也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所以我们对股价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的觉得不开心。

雷建平:华尔街投资人懂网易有道吗?对网易有道的理解程度有多大?

周枫:还不错,投资人对教育都非常看好。最多的问题就是网易有道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一样?其实最后投资了网易有道的投资人都是聊过好几轮的。

我们把我们的特点和大家都讲得比较清楚,我们有自己非常大的流量,我们把流量转化都跑通了,我们技术上的优势,像有道智能笔真的能收集到大量学习数据的新体验,以及包括我们内容方面的特色,自营的内容,网易精心打磨内容的模式和整个人才梯队,都讲了,我觉得大家还是认可的。

有了规模 盈利不成问题

雷建平:很多投资人比较关心有道盈利的问题,很多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也存在不盈利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后续走向盈利的问题?

周枫:教育行业长期来看,有了规模盈利是不成问题的,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对于有道来说,我们一些学段本来就是盈利的,像现在高中学段,大学语言的课程部分,像逻辑英语这样的我们拳头产品,都是盈利的。

我们现在更多是在投入初中、小学、素质类的课程这些领域,才会使得我们现在不盈利。

要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新路

雷建平:当年网易有道也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当时和360搜索达成战略合作。您曾说,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那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周枫:其实你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是那么难,但要解决团队的问题才比较难。你解决团队思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想得有多透,以及对将来的规划有多清楚。

我一个人发现这件事情,这路走不通,我换一条路走,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有300、500人的团队,你要狠下心来告诉中间3/4的人说,你要做的这个项目都不用再干了。对有些同事来说是五年的事情,今天决定不做了,是很残酷的。

这些团队积累了很多东西,现在因为你的这个决定,可能他的团队要散掉。他自己也会很迷茫,我到底该干什么,你告诉他这里有一个更好的路。

大家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那条路,大家是会感觉到的。最难的就是团队,你还得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一条新的路。

雷建平:从有道这十几年来的发展看,有道看起来是一家很慢的公司。但快是指在网易体系的业务中是第一个走向资本市场完成IPO的,怎么理解这个快与慢的问题。

周枫:还是有机缘的,在线教育这两年确实条件非常好。能否判断某一个市场值得大幅投入,条件非常的好,本身也是团队积累所带来的。

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市场,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是能卖的,你也不知道你面前有机会。我们觉得真的要清楚看到机会,就像五年前我们说,教育是内容产业,要全力投入自己做内容。三年前我们说,K12才是整个教育领域里最大的金矿,我们完全没有选择1对1,全力投入去做大班课,这些都是团队要做的选择。

我希望将来能业务进展更快,但快和慢是相对的,有的时候慢一点把事情想明白,反而比把没有想明白之后一股脑往上冲好,我们也讲我们的逻辑永远是best is first,要做就做到最好,不在乎是不是做第一个。

我们做词典不是第一个,做云笔记可能算国内第一个,做课程当然不是第一个,之前比我们做得早的多多了。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重点要做的领域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前提就在于团队是不是能对这个领域真的看得懂,看得明白。

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

雷建平:丁老板(注:丁磊)好像对赚钱这个事情很在意,有道很长时间处于相对亏钱的状态,这么多年是怎么和丁老板处理好关系的?

周枫:怎么理解网易的文化,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我说一句我们内部的话,老丁说的都是对的,除非用户调研结果反过来。体会一下这句话,什么意思?丁磊是用户的代言人,他作为用户的代言人很多时候是非常厉害的,都非常能抓到用户的点,所以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他说这个功能应该这么做,你就应该听他的,他是替用户说话。但是如果你觉得他真的不对,你就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一旦你能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他就没话说话了。他不是一个盯着钱的人,盯着钱是挣不到钱的,网易的文化就是这样的。

大家都很不理解网易公开课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挣过钱,大家早上听他在讲公开课的时候讲得很开心,为什么很开心,不是因为他赔钱或者不是因为公开课给网易带来了名声他开心,而是因为公开课确实给用户带来了价值。

有道词典也是这个逻辑,他说你看我们做有道词典,做了一大堆用户,我们觉得很好,为什么觉得很好,就是因为给用户创造了价值。但是他会说,我们一直没有想到办法实现商业价值,这里的逻辑非常简单,你给用户创造了价值,才有机会谈创造商业价值,倒过来是不行的。

雷建平:IPO前,您在有道股权比例还比较高,这在互联网巨头中并不多见,实际上,网上传闻丁老板不算很大方的人,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如果你真的去看网易的激励机制,我觉得其实重要的是公平。

网易像游戏、有道的管理团队,其实长期是非常稳定的,稳定的原因也在于团队和公司之间找到了好的激励和长期办法。

这个传导下来,有道对于我们内部的团队,包括平台上的老师,包括非常强的技术人才,我们也都会用这样的公平方法,长期利益捆绑,一起发展。

雷建平:丁老板在识人方面还是挺厉害的,比如他当初通过邮件找到您,后来找到黄峥(注:拼多多创始人),丁老板能够很早期的就识别这些优秀的人才,原因在哪里?

周枫:因为老丁自己喜欢跟各路的人打交道,到今天也是这样的。这次他来纽约,除了参加网易有道的上市活动,剩下的就是见人,那天我们去哈佛还见了丘成桐教授。

不停的见人,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当时我们确实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

的确网易有道的业务做了很长时间,他给团队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大家在一起做一个还没有赚钱的业务做那么多年,一点点把业务转过来。

在一起时天下无敌,分开时各自精彩

周枫与庄莉在纽交所

雷建平:您本身是一个学霸,而且很厉害,您妻子庄莉也是一个技术大拿,平时生活上怎么协调?最近当当李国庆夫妇的事情,让外界对这种两方都非常优秀的人结婚后如何相处感兴趣。

周枫:我觉得现在的家庭都是很多元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觉得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庄莉:我到美国之前,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两张照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在纽交所的门口照相,可以在里面照相。如果是刚好碰巧有记者朋友抓到在门口的照相,不要公开。

雷建平:为什么?

周枫:说在门口照相的最后都出事了。

庄莉:开个玩笑。随着每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实能够去容忍的烦恼也会越来越高。到一定的时候,你没有人可以分享,很多时候说创业公司的CEO都是特别孤独的,你的那些痛苦分享给其他很多人,他们也收不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烦恼。

我和周枫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做一样的事情,不会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但是我们俩有烦恼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在听,而且他扛得住,还能帮你出点主意,这个是一直比较幸运的地方。

家就是另外一个团队,另外一个公司,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过是在run另一个团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两个人我不能fire掉。

我一直觉得比较健康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在一起的时候天下无敌,分开的时候各自精彩,这个是我们俩一直追求的一个平衡关系。

雷建平:网易有道上市,你们没有带孩子们来参加IPO活动,您说是让他们以后自己来敲钟?

庄莉:还是应该维持一点小孩子自己的隐私,给他们更安静的环境来成长。他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人生都应该各自去过,我们不能代替他们的人生,今天是周枫的人生,也是我的人生,但还不是他们的人生。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6日报道

网易有道昨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发行价为17美元,以发行价计算,网易有道的市值是19亿美元。

不过,网易有道首日开盘价为13.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0.5%,收盘股价为1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47%,收盘时市值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枫接受雷帝网采访时表示,没特别看重跌破发行价这件事。“现在环境不太好,能上就是团队的里程碑,的确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我们现在跨过这个里程碑。”

周枫说,网易有道对长期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非常有信心。网易有道股东结构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发展,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不开心。

周枫还表示,教育行业有了规模盈利不成问题,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这之前,周枫发布对员工的公开信,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它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

“我们也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通过践行有道使命,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我相信这也将为长期与有道共同奋斗的伙伴们创造最大价值。”

周枫说,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保有创造价值的能力是立身的根本。在当下这个过于喧嚣的年代,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如果内心缺少了明确的方向做秤砣都容易感到无措和迷失。

“请我们要时刻记得,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创造价值的能力,因为这样会带你走出困惑。”

据悉,网易有道此次发行56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摩根斯坦利、瑞士信贷、花旗、中金、汇丰担任此次公开招股联席承销商,享有总计84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

在此次IPO发行同时,网易有道同步进行私募配售,网易最大机构股东Orbis基金承诺向有道购买总额为1.25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此外,网易创始人、CEO丁磊也有意参与认购2000万美元。

网易有道此次IPO融资规模超过2亿美元。网易有道也是网易集团体系下最新上市的一个子业务板块。

以下是专访网易有道CEO周枫实录(雷帝网精编处理):

雷建平:网易有道首日破发,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我们都没有特别看重这件事。有人跟我说教育公司上市都破发了。这是实话,现在资本环境不太好,我觉得能够上就是对团队是一个里程碑的事情,所以的确是说要冲一冲才能冲上去。

我们跨过了这个里程碑就OK。我们对于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回报这件事情是非常有信心的。

我们股东结构也不错,很多都愿意长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所以我们对股价短期波动不会有太多的觉得不开心。

雷建平:华尔街投资人懂网易有道吗?对网易有道的理解程度有多大?

周枫:还不错,投资人对教育都非常看好。最多的问题就是网易有道跟其他公司有什么不一样?其实最后投资了网易有道的投资人都是聊过好几轮的。

我们把我们的特点和大家都讲得比较清楚,我们有自己非常大的流量,我们把流量转化都跑通了,我们技术上的优势,像有道智能笔真的能收集到大量学习数据的新体验,以及包括我们内容方面的特色,自营的内容,网易精心打磨内容的模式和整个人才梯队,都讲了,我觉得大家还是认可的。

有了规模 盈利不成问题

雷建平:很多投资人比较关心有道盈利的问题,很多在线教育企业普遍也存在不盈利的问题,您怎么看待后续走向盈利的问题?

周枫:教育行业长期来看,有了规模盈利是不成问题的,线下也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因为看好这个行业快速投入,才会有亏损的问题。

对于有道来说,我们一些学段本来就是盈利的,像现在高中学段,大学语言的课程部分,像逻辑英语这样的我们拳头产品,都是盈利的。

我们现在更多是在投入初中、小学、素质类的课程这些领域,才会使得我们现在不盈利。

要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新路

雷建平:当年网易有道也有过非常艰难的时刻,当时和360搜索达成战略合作。您曾说,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那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周枫:其实你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是那么难,但要解决团队的问题才比较难。你解决团队思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想得有多透,以及对将来的规划有多清楚。

我一个人发现这件事情,这路走不通,我换一条路走,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你有300、500人的团队,你要狠下心来告诉中间3/4的人说,你要做的这个项目都不用再干了。对有些同事来说是五年的事情,今天决定不做了,是很残酷的。

这些团队积累了很多东西,现在因为你的这个决定,可能他的团队要散掉。他自己也会很迷茫,我到底该干什么,你告诉他这里有一个更好的路。

大家在一起工作了那么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那条路,大家是会感觉到的。最难的就是团队,你还得有信心带领大家走向一条新的路。

雷建平:从有道这十几年来的发展看,有道看起来是一家很慢的公司。但快是指在网易体系的业务中是第一个走向资本市场完成IPO的,怎么理解这个快与慢的问题。

周枫:还是有机缘的,在线教育这两年确实条件非常好。能否判断某一个市场值得大幅投入,条件非常的好,本身也是团队积累所带来的。

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市场,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意是好生意,到底什么样的产品是能卖的,你也不知道你面前有机会。我们觉得真的要清楚看到机会,就像五年前我们说,教育是内容产业,要全力投入自己做内容。三年前我们说,K12才是整个教育领域里最大的金矿,我们完全没有选择1对1,全力投入去做大班课,这些都是团队要做的选择。

我希望将来能业务进展更快,但快和慢是相对的,有的时候慢一点把事情想明白,反而比把没有想明白之后一股脑往上冲好,我们也讲我们的逻辑永远是best is first,要做就做到最好,不在乎是不是做第一个。

我们做词典不是第一个,做云笔记可能算国内第一个,做课程当然不是第一个,之前比我们做得早的多多了。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重点要做的领域我们一定要做到最好。前提就在于团队是不是能对这个领域真的看得懂,看得明白。

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

雷建平:丁老板(注:丁磊)好像对赚钱这个事情很在意,有道很长时间处于相对亏钱的状态,这么多年是怎么和丁老板处理好关系的?

周枫:怎么理解网易的文化,网易的文化是完全看用户的文化。我说一句我们内部的话,老丁说的都是对的,除非用户调研结果反过来。体会一下这句话,什么意思?丁磊是用户的代言人,他作为用户的代言人很多时候是非常厉害的,都非常能抓到用户的点,所以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他说这个功能应该这么做,你就应该听他的,他是替用户说话。但是如果你觉得他真的不对,你就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一旦你能找用户证明他是错的,他就没话说话了。他不是一个盯着钱的人,盯着钱是挣不到钱的,网易的文化就是这样的。

大家都很不理解网易公开课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挣过钱,大家早上听他在讲公开课的时候讲得很开心,为什么很开心,不是因为他赔钱或者不是因为公开课给网易带来了名声他开心,而是因为公开课确实给用户带来了价值。

有道词典也是这个逻辑,他说你看我们做有道词典,做了一大堆用户,我们觉得很好,为什么觉得很好,就是因为给用户创造了价值。但是他会说,我们一直没有想到办法实现商业价值,这里的逻辑非常简单,你给用户创造了价值,才有机会谈创造商业价值,倒过来是不行的。

雷建平:IPO前,您在有道股权比例还比较高,这在互联网巨头中并不多见,实际上,网上传闻丁老板不算很大方的人,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枫:如果你真的去看网易的激励机制,我觉得其实重要的是公平。

网易像游戏、有道的管理团队,其实长期是非常稳定的,稳定的原因也在于团队和公司之间找到了好的激励和长期办法。

这个传导下来,有道对于我们内部的团队,包括平台上的老师,包括非常强的技术人才,我们也都会用这样的公平方法,长期利益捆绑,一起发展。

雷建平:丁老板在识人方面还是挺厉害的,比如他当初通过邮件找到您,后来找到黄峥(注:拼多多创始人),丁老板能够很早期的就识别这些优秀的人才,原因在哪里?

周枫:因为老丁自己喜欢跟各路的人打交道,到今天也是这样的。这次他来纽约,除了参加网易有道的上市活动,剩下的就是见人,那天我们去哈佛还见了丘成桐教授。

不停的见人,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当时我们确实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认识。

的确网易有道的业务做了很长时间,他给团队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大家在一起做一个还没有赚钱的业务做那么多年,一点点把业务转过来。

在一起时天下无敌,分开时各自精彩

周枫与庄莉在纽交所

雷建平:您本身是一个学霸,而且很厉害,您妻子庄莉也是一个技术大拿,平时生活上怎么协调?最近当当李国庆夫妇的事情,让外界对这种两方都非常优秀的人结婚后如何相处感兴趣。

周枫:我觉得现在的家庭都是很多元的,尤其在美国,更是一个多元的社会。我觉得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庄莉:我到美国之前,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两张照片,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在纽交所的门口照相,可以在里面照相。如果是刚好碰巧有记者朋友抓到在门口的照相,不要公开。

雷建平:为什么?

周枫:说在门口照相的最后都出事了。

庄莉:开个玩笑。随着每个人的事业越做越大,事情越来越多,其实能够去容忍的烦恼也会越来越高。到一定的时候,你没有人可以分享,很多时候说创业公司的CEO都是特别孤独的,你的那些痛苦分享给其他很多人,他们也收不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烦恼。

我和周枫比较幸运的是,我们俩一直没有做一样的事情,不会把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但是我们俩有烦恼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在听,而且他扛得住,还能帮你出点主意,这个是一直比较幸运的地方。

家就是另外一个团队,另外一个公司,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觉得我不过是在run另一个团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两个人我不能fire掉。

我一直觉得比较健康的夫妻关系应该是在一起的时候天下无敌,分开的时候各自精彩,这个是我们俩一直追求的一个平衡关系。

雷建平:网易有道上市,你们没有带孩子们来参加IPO活动,您说是让他们以后自己来敲钟?

庄莉:还是应该维持一点小孩子自己的隐私,给他们更安静的环境来成长。他们的人生和我们的人生都应该各自去过,我们不能代替他们的人生,今天是周枫的人生,也是我的人生,但还不是他们的人生。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