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内河新北市污水接管入户

新店卞喜生态园人工湿地可以净化污水

目前,中国和香港的河流非常清澈,可以划独木舟。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和香港在治理上的大争吵令人无法忍受(由新北市水利局提供)

在河边建一个生态公园,用微生物分解污染物。

台湾本报记者关永辉

本报台北专报《福州内河污染问题》时有报道,引起公众极大关注。本报驻台湾记者近日走访了台湾环保部门,对新北市的几条内河进行了实地调查。他发现台湾的内河管理相当有效,他的经验值得借鉴。根据台湾环保部门最近公布的数据,大台北主要河流和淡水河流的水质是30多年来最好的,而五分之一的河流以前曾受到严重污染。近年来,新北市的河道整治已成为台湾的一个范例。这座城市的河道整治已经连续六次是台湾最高的。

新北市的许多内河一度又脏又臭,被称为“黑河”。新北是怎么摘下这顶帽子的?

1.建设生态公园恢复失踪20年的鱼类

在大台北,谈到保护饮用水源,必须提到新店溪,它是台北和新北之间的一条边界河流。这条小溪是淡水河系的三大支流之一,全长81公里,流域面积921平方公里。大台北500万人97%以上的生活用水由新店溪提供。

日前,记者来到新北市边上的新店溪,看到江子子公园的许多人悠闲地沿着溪骑行,欣赏着岸边美丽的风景。公园里的许多年轻人正在打棒球。

降脂子公园是一个生态公园,也承担着治理污染的重要任务。除了绿地,公园里还有许多水坑和瓦砾。原来公园下面是东南亚规模最大的砾石槽。砾石项目允许污水流经砾石,通过附着在石头上的微生物分解污染物,污水由小水坑中的植物净化。去污率可达75%。目前,生物净化工程每天可处理近3万吨污水。与污水下水道相比,污水处理能力低得多,但效率比污水下水道好。

这只是一个举动。据了解,在过去几年里,台北县有32个砂石农场和300多家污染企业。相关部门对违规者进行了严厉处罚,以清除达汗溪和新店溪的浊度。

一个在河边钓鱼的老人今天收获了很多,并且一条接一条地钓到了几条大鱼。他说,在最初的七八年里,河水被污染了,气味难闻,人们都不愿意去河边,更不用说整天坐在河边钓鱼了。此外,这条河被污染了,河里没有鱼。

根据老人的记忆,新店溪(Xindian creek)的河水在30-40年前相对干净,但后来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从海岸大量排入溪中。十多年前,整条小溪都有鱼腥味。经过几年的处理,水质明显改善,没有异味。

2010年,台北县环保局委托调查组对新店溪进行生态调查。结果,在新店溪碧潭上游和下游发现了珍稀鱼类和僧鱼的踪迹。僧鱼的学名是日本秃鲨,属于洄游鱼类。它天生喜欢干净的水,并利用干净水中附着的藻类作为食物来源。乌头鱼在新店溪已经灭绝了大约20年,这也表明了新店溪水质的改善。

2 .城市内河污水处理和排水的整治

近日,记者来到新北市的中港行,这是新北市的一条重要内河。这条河最终流入大汉河。这条河有十多米宽。如果今年的水是清澈的,人们会快乐地沿着河边散步。但是谁会想到三四年前,这条内河又脏又臭,人们避开了它。由于附近数十万居民的生活污水排入这条河,中国和香港的这条河一年四季都有一股恶臭,令人无法忍受。

新北市水利局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和香港之间的大规模排水系统的改造始于2008年,包括截污和滨水环境的改造。它在去年底完全完工。目前,每天有近50,000吨的水可以通过下水道排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

最神奇的是,在整治过程中,中国和香港排避免走“渠化”的老路。这条河的许多部分保持原始状态,不需要用水泥密封。相反,杂草被允许自由生长,湿地被用来净化水质。

像中央排大港一样,还有曾经“臭名昭着”的许子沟和杜木岗。改造前,每天有成千上万吨的生活污水排入这两条内陆河流,导致附近居民遭受恶臭。2008年,台北县开始整治徐子沟,主要是在徐子沟两侧安装截流管道,拦截排入徐子沟的污水。每天有15万吨污水被送往污水处理厂处理,另有4万吨污水被送往堤外进行湿地处理。翻新工程于去年完成。

流入新店溪的崖门港改造工程始于去年年初,目前仍在进行中。截污工作已于去年底完成。然而,由于河底的淤泥没有被清除,当晴天水量很小时,淤泥就会暴露在阳光下,并不断散发出恶臭。附近的居民不时会有抱怨。新北市水利局雨水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下一阶段,鸭母港的调控将进入污泥去除阶段,清水将引入鸭母港以改善水质。将增加人行道、活动广场、休息平台和人行桥,景观照明和绿化带美化。整个项目预计在下一年完成。

3.污水从一个家庭被接收并拦截到另一个家庭。

生活污水曾是新北市内河的主要污染源。新北市意识到,只有切断所有家庭的生活污水,不让其流入内陆河流,水环境才能得到改善。自1998年以来,当地有关部门大力开展这项工作,污水“下水道”建设成果逐渐显现。

新北市水利局的人说,截污意味着没有人能漏过。即使他们住在小巷子里,即使小巷里有违法建筑,或者小巷里有很多水、电、电信、煤气等管道,施工条件也是极其不利的。然而,污水管的施工部门仍然进行门到门的施工,以拦截每户家庭的生活污水进入污水管道。

根据数据,十年前台北县的污水接收率是10%。去年底,新北市污水接收率达到69%,仅次于台北市(污水接收率达到100%)和妈祖市(家庭较少)。十年前,台北县的污水处理率只有21%,去年年底上升到98.12%,仅次于台北市。

新北的污水处理不仅仅依靠污水处理厂。湿地和砾石处理的污水日处理量达到近30万吨。目前,新北市有9个人工湿地和7个专门处理污水的砾石净化厂,主要处理雨污水混合流。

4.对污染企业、排污企业处以重罚,罚款超过1亿元

新北市河道整治的成功,除了污染拦截之外,还离不开台湾对混乱排污企业的严厉打击。

新北市环保局水质保护处处长徐铭智告诉记者,根据台湾《水污染防治法》,排污最高罚款为新台币六十万元。然而,根据台湾的行政法规,如果一个企业拒绝投资于污染控制和任意排放废水,将会有不公平的利润。环境保护部门可处以新台币一亿元罚款。近年来,台湾“环保局”已开出数千万甚至1亿新台币的罚款。

去年,台湾“环保部门(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Department)发现桃园观音工业区污水处理厂长期非法排放废水和污泥,切断了相关公司的1.35亿新台币和经济部工业局的543万新台币,这也是单起污水案件的最高处罚金额。

几年前,台湾“环保部门”还对高雄冈山本州工业区废水超标排放处以7140万元的重罚。台湾的中国石油公司因非法排放废水被罚款2630万元。

如果公司不执行环境保护部门的罚款怎么办?徐铭智告诉记者,一些污染企业已经确定,他们没有太多的财产来实施。届时,法庭会向环境保护局发出证明书,以确保案件得以进行到底。只要企业账户中有资金流动,就会实施。

徐铭智还告诉记者,在台湾,如果有毒废水被排放,无论饮用水源是否受到污染,只要达到一定量,环保部门就会将案件移交检察院,当事人可能会面临处罚,而如果有毒废水排放到饮用水源集水区,将受到更严厉的刑事处罚。

新北市板桥地检署21日透露,大汉溪倒毒废溶液案当日全案侦结,地检署认为业者长期将致癌物质第一级生殖毒性物质的“苯”倒入溪中,严重污染环境,恶行重大,因此对业者等21人求处重刑,刑期从19年到2年5个月不等。

不但是排有毒废水,在台湾如果搅浑河砂也可能被判刑。2008年,一男子在大汉溪边设立砂石厂并将洗沙的废水排入溪中,台北县板桥法院对该男子处以2年4月的刑期,并罚款新台币100万元。法院认为,偷排洗砂高浓度泥浆废水,严重污染河流,也容易造成河道淤积,汛期时可能酿成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