芗城有座奇特小庙远看像庙近看像冢再看像龟

香炉上刻有“水石龟”字样

核心提示

它看起来像远处的一座寺庙,不远的将来是一座坟墓,不远的将来是一只石龟。这一连串的陈述并不意味着万花筒中的一切。

几天前,文史学者在漳州市发现了这样一座独特的寺庙南吴泰石水龟庙。经过初步研究,这座寺庙至少有200年的历史。在它背后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是关于太平军残余进入漳州和在那场战争中死去的普通漳州人的。

在工作日,尤其是清明节期间,许多人自发地来到这里表达他们的敬意和哀悼。

唐玉贤(云霄县博物馆馆长)对太平军进入漳州的历史进行了专门的研究,他建议石水龟庙也可以作为太平军进入漳州的各种历史遗迹的特殊保护和历史真相的恢复而加以考虑。

明亮的发现就像一座坟墓,像一只石龟,古庙藏在一条小巷里。

从漳州市那西塞斯街到下沙和蒋斌,向右转,有一条小巷叫“南台五巷”。这条小巷不宽。它有两米多长。行驶大约300米或400米后,你可以看到一座门口有一棵榕树的小寺庙。

这座庙不大,被称为“吴泰水石龟庙”,约10平方米。

仔细观察内部的差异会让你停下来无意识地看一看。

在寺庙里,没有神圣的箱子或雕像。整个寺庙建在一个坟墓里,坟墓的座位在后面,坟墓的手在左边和右边。中间有一个凸起的地方,像一个墓墩。它前面是一个像墓碑一样的黑暗房间。一块石碑藏在黑暗的房间里。石碑弯了下来。据手电筒显示,它还刻有“万灵之墓”的字样。前面一层是一个小箱子,像是献祭的地方。

仔细一看,中间凸起的墓墩上刻着一个乌龟图案,这是一个乌龟的身体。乌龟的身体和它前面的“墓碑”正好形成一个完整的“乌龟”。

“真奇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寺庙。”漳州市着名学者徐楚明(Xu Chuming)表示,他以前研究和参观过漳州的许多地方寺庙和地方书籍,没有这座寺庙的记录。到目前为止,甚至整个省都还没有发现这样的寺庙。

这座寺庙至少有200年的历史了。

"几十年来,我一直负责这座石水龟庙."82岁的陈阿婆谈到石水龟庙时说“非常有效”。

庙前曾经有一个小水池,庙里还有一只石龟,所以它被称为水石龟陈玛波说,房子建成后,游泳池就被填满了。

"那棵榕树是我年轻时种的,现在已经长得很大了。"陈阿波娃说,她的家人住在附近,她更热情,所以她主动负责这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小寺庙,她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建成的。

经过多次检查,许楚明找不到任何关于寺庙的铭文,但他最终在寺庙后面的墓座上找到了一个香炉。香炉是一个信徒给寺庙的。经过仔细鉴定,发现香炉中间刻有“万人之主水石龟”,右边刻有“嘉庆鼎茂年”,左边刻有“信众口服”。丁茂嘉庆年是公元1807年。

这座庙叫“水石龟庙”,香炉上清晰地刻着“水石龟”,所以香炉属于这座庙,是肯定的许楚明说,奉献者在1807年奉献了他们的香炉,所以可以肯定,这座寺庙存在于1807年或更早,所以这座寺庙至少有200年的历史。

"事实上,这座寺庙并不供奉任何神,一些古代死去的灵魂没有主人."陈玛波说她不太清楚他们是谁。然而,经过多次询问,周围的一些老人提到,他们听说这个地方可能是献给死于“长发叛乱”的人的。

在过去,这座寺庙纪念在太平天国残余的漳州战争中死去的人们。

据了解,南台五巷周围的地区被称为南台五社,是以龙海市南台五山命名的。

“在石水龟庙牺牲的尸体实际上是在漳州战争中死于太平天国残余的普通人。”漳州第二中学退休校长郭金标从小就生活在吴泰社会,所以他对这座寺庙有所了解。

郭金标说,根据吴泰社会《郭氏家谱》的记录,郭氏家族的父亲刘娘和他的儿子郭燕在1856年后从漳浦杜勋林口村搬到这里居住。1864年,太平天国的张伯伦李士贤率军进攻漳州。郭燕家很穷,晚上被雇来守卫城门。这座城市崩溃了,跑回家。

《家谱》还记载了社区中的石水龟庙是一座特殊的寺庙。乌龟的背建在寺庙的地上。乌龟的头就像一块嵌在坟墓前的石碑。它刻有“灵魂之墓”。有“金桶”(装骨头的罐子)和几具骷髅。事实上,它是死于“长发叛乱”(指太平天国的残余)的人们的遗骸。“灵魂”是没有人崇拜的鬼魂。

"当时《郭氏家谱》的记录更可信."许楚明说,很多年前,他有幸读到了漳州市谢家的家谱,其中也记载了太平军残余势力入侵漳州时,许多无辜百姓的家园遭到破坏。

许楚明说,漳州的许多地方志都有明确的记载。当太平军的残余分子逃到漳州时,他们确实杀了许多人。因此,漳州人非常痛恨太平军。在石碑和家谱中,他们都称之为“长发叛乱”。

听取建议

可以用来保护太平天国的历史遗迹。

唐玉贤是云霄县博物馆的馆长。多年来,他对太平军进入漳州的历史进行了专门研究。他用了很多年写了一本书《南国残阳》,第一次充分揭示了“长发起义”给漳州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这本书两年前出版时,在历史学界引起了很大反响。

另据漳州史料记载,清同治三年(1864年)农历六月十三天京失陷前夕,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率部分太平军经苏浙突围出走,转战于赣、闽、粤三省。农历九月连克永定、龙岩、平和、南靖。14日占领漳州府城,随后又克云霄、长泰、漳浦、诏安等县城,数十万漳州老百姓死于这场战乱。

“由于太平军是残部,军纪不严,加之入漳时,受到较大的抵抗,所以其最后破城后,就开始屠杀百姓。”汤毓贤说,据他研究,全漳州,包括天宝、诏安、云霄等地,共有七八处集中埋葬当时死于战乱的老百姓的公墓。

“但像水石龟庙一样,专门建一座庙纪念则是仅有的。”汤毓贤说,他最近就想专门给有关部门写一份报告,建议专门保护太平军入漳的各种史迹,还原历史的真相,水石龟庙也可以列入考虑。(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萧镇平 白志强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