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了以人查房,要允许以官查房

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方叔叔”和“方阿姨”事件频发,使得住房信息系统成为一些官员的噩梦。最近,一些地方加快了房屋信息查询规定的出台。这些法规特别限制了“按人查房”输入姓名的方法,以查询姓名下有多少套房,这在以前发布的法规中很少见。例如,江苏省盐城市在条例发布时表示,一些地区个人住房信息的异常外流“已经引起了一些市民对个人住房信息安全的担忧,社会各界对此也给予了密切关注。”(人民网2月18日讯)

“向庄剑舞意在裴公”,各种“房子”纷纷倒下,再加上当地官员卖房的尴尬,雪亮的人不难看出禁止“人巡房”的真正动机。当然,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看起来不太离谱的借口,例如,确保个人住房信息的安全。然而,借口毕竟只能是借口。与目前缺乏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监管相比,住房信息的披露甚至不值一提。相关方特别喜欢住房信息。这个借口太明显了。

平心而论,虽然个人房地产信息的披露导致了个别“阿姨”意外受伤的案例,但对普通人甚至富人都没有什么影响。所谓身体不怕影子斜,即使一个人有很多套房,只要是合法收入,也没什么好惹的。事实上,公众并不关心一个通过正当劳动赚取财富的人有多少公寓。人们只关心公职人员的财产状况。

退一步说,即使披露个人财产信息会给当事人带来难以承受的麻烦,我们也可以考虑在披露财产信息时区别对待普通人和公务员。在现代社会,对官员和个人的财产隐私要求本质上是不同的。一个人的工资属于隐私的范围,但是一个官员的工资应该公开。房地产也是如此。

官方财产披露正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但其进展似乎步履维艰,原因很简单,改革由于既得利益者的限制而缺乏有效突破。与各地的试点相比,官方社会登记信息的公开可以成为促进官方财产公开的更好突破。另一方面,如果官员的房地产信息不能被核实,即使官员的财产披露得到真正实施,披露的真实性以及如何监督也存在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的房地产信息披露还没有做好,但仍有许多情况不到位。早在2010年6月,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就开始推动城市个人住房信息系统的网络化。最初的意图是监测网络城市的实时房地产交易和个人住房财产信息的变化,并要求全国40个重点城市在2012年6月底之前联网,但截止日期之后没有后续行动。恐怕这项要求推广不力的原因类似于禁止“由人查房”。

不用说,现在房地产信息查询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在改进和修改的过程中,信息查询应该具有的社会监督功能不应该被阻断。(作者刘兴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