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民间借贷地位开放金融市场

最近,私人贷款危机频繁发生,央行终于在昨天宣布为私人贷款定下基调。央行行长表示,私人贷款是正式融资的有益和必要补充,具有制度合法性。他说,下一步将推动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引导民间资本规范基金借贷活动,鼓励民间借贷规范、阳光的运作,发展多层次的信贷市场,满足社会多元化的融资需求。

多年来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私人贷款最终受到了央行的关注。然而,中央银行对私人贷款地位的定义及其对私人贷款发展的态度值得进一步考虑。

央行将私人贷款的地位定义为“正式融资的有益补充”。尽管它承认它的好处,但无论如何它只是一种补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似乎那些携带“人”这个词的人是附属的和补充的。私营企业隶属于国有企业,私人贷款是正规金融的补充。民间借贷不仅在法律上处于灰色地带,在概念上也处于灰色地带,这种观念上的偏见加深了民间借贷在实践中的困境。

民间借贷似乎一直被隐藏着,但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民间借贷支撑着中国大量民营企业的发展,而民营企业反过来又支撑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截至去年,全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是中小企业,基本上是私营企业。最终创造的产品和服务价值相当于全球发展计划(G D P)价值的60%,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今年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过去三年企业实施的主要融资方式中,73.5%的企业选择了“长期银行贷款”,55.3%的企业选择了“私人贷款”,近62.3%的民营企业和家族企业在过去三年中使用私人贷款进行融资。

在民间借贷危机肆虐的温州,只有10%的企业能够从正规金融体系获得融资,而近90%的企业需要依靠民间借贷融资。为什么这99%的民营企业隶属于不到1%的国有企业,而解决企业60%甚至90%以上融资需求的民间贷款是对承担企业10%或30%融资需求的正规金融的补充?长期以来,人们对私人贷款视而不见,任由其在地下发展,如今这已成为一个巨大的风险。要使民间借贷健康发展,首先必须正视其现状,明确民间借贷和正规金融是平等的市场主体。如果我们只把它看作是一种补充,私人贷款就不能得到应有的发展空间,也不能充分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

央行对民间借贷的态度是“规范、阳光”,强调保护合理合法的民间借贷,严厉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非法集资、用益物权借贷等违法犯罪行为。然而,为了使上述声明成为现实,首先必须澄清什么是合理和合法的,什么是非法金融活动,这在我国现行法律中非常模糊。没有关于私人贷款的具体法律。现行相关法规分散,缺乏可操作性。根据该法,同一行为是合法的,但根据该法是非法的,这大大缩小了私人贷款的合法发展空间。

吴英的案子已经困扰了四年,但还没有结束。2009年12月,浙江金华中级法院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第二次审判于今年4月举行。吴英自愿承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继续否认集资诈骗罪,该罪尚未被定罪。集资诈骗可被判处死刑,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最高可被判处10年徒刑。吴英犯了什么罪一直有争议。有人甚至认为吴英没有欺诈,贷款全部用于商业经营并承诺归还,这不是欺诈,所有11个债权人都是他们的朋友,不属于公众,也就是说,吴英没有两种罪行,应该是朋友之间合法的私人贷款。

从吴英一案可以看出,私人借贷存在一个很大的法律漏洞。央行表示,私人贷款应该标准化,阳光充足。然而,如果无法区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非法的,以及如何对其进行标准化,一旦看到阳光,私人贷款将被归类为筹资欺诈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如果借款人没有被判死刑,他们也会被监禁。私人贷款将如何发展?显然,要实现标准化和阳光化,首先必须从政策和法律上给予民间借贷更多的法律发展空间。

目前,中国金融仍处于垄断状态。信贷危机进一步推动了资金流向大型国有企业。正规金融体系无法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金融垄断也将陷入高利贷危机的恶性循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开放私人金融市场,尤其是小型和微型金融机构。温家宝总理曾说过:“私人贷款不能停止,因为私人企业有需求,金融机构无法满足。前门不是敞开的,所以侧门会打开。私人贷款应该以标准化的方式管理,以防止风险。其目的是使其健康发展。”门必须打开,但这不是侧门,而是另一扇前门。要打开私人金融市场的大门,首先必须正视其前门的位置,并给予其应有的政策和法律空间。

责任编辑:hdwmn_c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