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援交”、骗奸、诲淫诲盗……少女受害,社会之痛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你不要像考拉一样缠着我/我还不想和你做朋友/你不要向罗伯特达尼洛学习/装酷在巷子口等我/你不要给我写奇怪的诗/因为我们没有偶然相遇” 《我是女生》是一个害羞的女孩,一个知道如何拒绝的女孩,一个会保护自己的女孩。

然而,目前,一些女学生可能仍然是少数,已经不再害羞。换句话说,生活包括学校教育、家庭和更广泛的社会环境。他们没有变得害羞。他们缺乏自我保护的预防机制。更具体地说,他们缺乏必要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会告诉并提醒他们远离潜在危险的本能。

甘肃永靖县的黑人老板孔德宏利用一些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女孩欺骗和强奸了大约10个女孩。高中女生许佩佩和她的好朋友去了卡拉ok厅,并“撞见”了孔德宏。她喝了他递给她的饮料后昏倒了,被强奸了。孔德宏问王丹时,另一名女学生请她“到我家来一会儿”。记者注意到),她没有意识到危险,很容易被孔庆东带走(《中国青年报》年11月9日)。

没有羞怯的青春等于没有防备。如果18岁的许佩佩足够敏感,她应该在卡拉ok室门口停下来,或者干脆拒绝去卡拉ok室这样不适合年轻女孩的地方。如果王丹至少有一点距离感,他就不会愚蠢地跟着孔庆东去酒店房间。他们的羞耻只有在受到侵犯时才会受到刺激。然而,在这个时候,羞耻并没有保护自己,而是让他们忍受并继续忍受屈辱。

另一组上海高中女生自愿放弃害羞,更确切地说,是因为没有害羞的感觉阻碍了她们。他们组成了一个“帮助朋友”小组,互相介绍“客人”,并用身体交换零花钱(《新民晚报》年11月6日)。

最初,对于少女来说,害羞既有审美价值,也有道德价值。事实上,这两个值是个女孩,她们在彼此的内部和外部。因为害羞,他们表现出端庄高贵的美,闪耀着自尊的光辉。青少年在与异性交往中的克制和回避是道德和美学的反映,是自我监督和自我保护的标志,也是展示纯真心灵和传递情感的特殊语言。这种羞怯感是一个脆弱而强烈的障碍,让年轻的男人和女孩在自己的世界里驰骋想象和幻想,让他们的思想和情感自然而缓慢地成熟。

本来,一个相对健康正常的社会应该是这样的:一方面,青少年的生活环境应该和成人世界有所不同,以防止成人世界的信息过早地侵入和摧毁相对无辜的青少年世界;另一方面,成年人应该克制自己,避免自己的行为和教育行为之间的分裂。分裂的结果只能是教育的虚伪,并将受教育者引向反面。然而,今天的现实正好相反:成人世界表现出强烈的欲望和微弱的羞耻感。许多曾经可耻的事情已经成为体面的选择。教育工作者(包括省级教育和科研机构)在孩子们面前讲黄色笑话,利用他们的力量向中小学生出售教具来赚钱。他们毫无顾忌地做着最黑暗的事情。原本脆弱的羞怯防线已经冲破了堤岸,冲破了堤坝。裸体青年已经被成年人的欲望标上了价格,所以用孩子般的身体换取金钱不再是可耻的。

昨天,又有一条新闻实际上不是新闻:两个高中女生和一个女生大打出手,用拳头和拳头,做出恶毒的举动。看视频时,我觉得那个被殴打的女孩很穷。后来,我觉得打我的两个女孩更有同情心。毕竟,被殴打的33,354名女孩仍然是个女孩。打我的两个女孩还是女孩吗?那么,是什么剥夺了他们最初的性别角色呢?他们将来将如何扮演妻子和母亲的角色?社会仍在制造这样的女孩。他们今天的样子是明天中国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