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党史馆主任王文隆:活化历史连接两岸

王文龙是谁?这个年轻人,原本不为人知,是一个扎实的历史博士后学生,一个嗜书如命的“弓箭手责怪孩子”,或者是国民党党史博物馆的新馆长。为什么被称为“百年老店”的国民党敢把大量党史资料交给这个老是强调自己“还没有到三十六岁生日”的年轻人?王文龙从来没有党的经验,他有什么能力执掌历史?首席记者进行了一次特别电话采访,要求王文龙谈谈他自己接管国民党党史馆的原因和想法。

才真旺姆-全州“任命”党历史博物馆最年轻的馆长诞生

顾名思义,“中国国民党党史博物馆”是负责保存和研究国民党党史史料的部门。这个收藏了300多万份档案的地方被誉为“中国近代史上收集和研究史料的重要地方”,一直是“隐藏”许多历史秘密的宝藏。自1930年南京“中央国民党党史资料编纂委员会”成立以来,国民党史馆的数量发生了变化。仅在台湾,我就搬过几次家,现在还在搬。此时接管国民党党史馆的王文龙,一上任就尝到了“感人的大队长”的滋味。所以在面试过程中,“我们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搬家”成了王文龙的话。

然而,在党内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如何找到王文龙的呢?他原本是在中央研究院学习的。据王文龙称,当时国民党主席才真旺姆-全采访了自己。“他向我表达了他对党的历史,特别是对激活党的历史的关切和关注,希望更多的人和研究人员能够了解党的历史的内容。在这一点上,他有特别的指示。”王文龙认为,才真旺姆-全州一直关注政党历史的“激活”问题。他的历史专业可能是才真旺姆-全州决定亲自检查这个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些台湾媒体认为王文龙的年轻和活力是他最大的优势。性格乐观大方的王文龙还告诉记者,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压力,他的前辈和学术界同事的热情帮助让他放心。"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看,我想让历史事实说话。"这是王文龙对自己最大的愿望。

重要史料展览、文物强化及与内地书院交流

众所周知,国民党党史博物馆收藏非常丰富,包括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早期手稿和黄骅港烈士林觉民的《与妻诀别书》文物,更不用说孙中山先生的牙齿和书桌等珍贵文物。不仅学者需要到这里来查阅资料,台湾海峡两岸的普通人也对参观国民党党史博物馆相当感兴趣。王文龙显然有自己独特的考虑,如何使这些与台湾海峡两岸历史紧密联系的史料发挥更好的作用。

目前,国民党党史博物馆正在搬迁和修复中。它位于国民党总部新巴德大厦。前导演邵黄明认为这是“党史博物馆最理想的环境”据王文龙介绍,党史陈列室首先开放是因为学术界和公众都对党史博物馆的资料感兴趣。当国内外的朋友来参观时,他们会有特别的导游带他们参观。“展厅其实并不大,但我们已经把精华放进去了。烈士的遗物、有关国民党发展的重要文件和重要事件都已呈现,大部分文物都是真的。”

与大陆沟通也是国民党党史馆的主要任务之一。据本报记者报道,国民党党史馆此前曾与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联合举办展览,展示了大量历史文献和珍贵照片。王文龙告诉本报主要记者,国民党党史馆与大陆的交流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学术交流也一直是党史馆的方向。“博物馆修复后,我们将充分期待这种联系。当然,在我心中,我也希望与河对岸的研究机构或展览机构合作,通过交换史料和文物,让每个人都知道国民党在中国近代史上所起的作用。”

对话

“我对了解历史真相感到满意”

首席记者(以下简称“纪”):专业历史研究者和国民党党史博物馆馆长的两种身份最大的区别是什么?面对新工作,你的自我定位是什么?

王文龙(以下简称“王”):对我来说,这个身份有一些变化。作为学者,重点是研究。现在在党史馆里,除了研究工作之外,还有为学者服务的内容,这也是我们“激活”党史的一个重要环节。所谓的服务学者意味着,作为一个档案,我们需要一个更舒适的环境让每个人都能看到信息。当然,还有数据的整理和归纳,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记者:过去的学术经历对你有什么帮助?

王:我来自学术界,同行业的许多朋友都对党史博物馆的资料非常关心。然而,学术界的许多学者都是我的前辈。也可以就相关问题征求他们的意见,听取他们的意见。刚才服务学者提到,让党史馆的资料为学术界所用,把研究成果解释清楚,让历史事实说话。这是我今后将尽最大努力的方向。

注:普通人对历史学家会有深刻、无聊和不苟言笑的印象。对你来说,学习历史最大的满足感或成就是什么?

王:我想感到满意,因为我能理解历史的真相。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我自己的研究,我避开了政治宣传的干扰,更接近历史人物的情绪。即使我抓住了过去的一小部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伟大的成就。我认为这不仅仅是我,要求所有研究历史的学者都应该告诉你这样一个答案。

记者:你的自我描述是“沉迷于书籍和咖啡,枪手责怪孩子”。现在这个怪孩子成了国民党党史博物馆的馆长。你想把你的“责备”带进你的新工作,成为历史上最“责备”的国民党党史博物馆馆长吗?

王:我认为我的“奇怪”是因为我的价值观和爱好不同于今天的年轻人。我不喜欢看电视或玩电子游戏。我喜欢看书,尤其是学术着作,比如来自中国大陆的沈志华老师的作品。这可能是一种自我表达,虽然我也有一些年轻人的想法,但事实上我在同事中并不陌生。我也非常喜欢喝咖啡,要么是为了提神,要么是因为我喜欢喝咖啡。然而,如果是参观党史博物馆来提供咖啡,这是不可能的。(笑声)没有人希望那些珍贵的材料变脏!(接受采访者提供了《海峡先驱报》记者燕子林静娴/温的照片)

责任编辑:hdwmn_c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