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乱污”治理:什么条件下可以“一刀切”

作为执法者和决策者,政府需要站在超脱和中立的立场上,在法律的范围内,充分考虑和权衡社会各方面的不同利益,使法律和平衡环保决策。

近年来,中国经历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特别是在北部的某些地区,那里的秋冬季节持续严重污染。在这方面,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遏制环境恶化。

2013年国务院发布国家发展总局令[2013] 37号《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今年2月,环境保护部等机构联合发布了具有地区特色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2017工作方案》)。有针对性地预防和控制空气污染,“分布式污染治理是其主要任务之一。

补救措施取得了一些成果,但空气污染的严重状况尚未得到根本改善。截至6月底,北京,天津,河北及周边地区的28个城市确定了17.6万个分散的企业。环境保护部要求不能升级并达到标准的企业必须在9月底前关闭。

8月,环保部等机构联合发布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其中“分散污染”企业的治理仍是重点内容。可以预见,在空气污染状况基本得到改善之前,“零散污染”企业的治理将继续增强。

“分散污染”的定义需要明确定义

在日益严格的治理形势下,有关“分散污染”的相关文件尚未准确定义。

《2017工作方案》提到:“各级有关地方政府不符合产业政策,地方产业布局规划,污染物排放不达标,以及土地,环境保护,工商,质量监督等程序不完整的“零星小污染”企业,要依法开展特殊的禁运行动。”

“散布和污染”企业有许多不同的定义。例如,《河北省集中整治“散乱污”工业企业专项实施方案》规定“无序污染”企业是指“不符合产业政策,不符合当地产业布局计划,未处理产业字母,发展,土地,规划,环境保护,工商业,质量”。监督,安全监督,电力等有关审批程序,不能稳定符合标准的企业。”

定义仍然不清楚。例如,如果“分散污染”企业必须具有“不遵守产业政策和布局规划”,“不执行相关审批程序”和“不符合稳定的排放标准”这三个主要要求。公司范围将大大缩小;如果只需要其中之一,将扩大范围。

在定义不明确的情况下,在治理过程中的某些地方,或者基于实现政策目标,或者由于对法律的偏见,在治理中存在所谓的“千篇一律”现象。由于“一种尺寸适合所有人”的定义也存在差异,因此是否存在“一种尺寸适合所有人”的方法也存在争议。

评论表明,这是某些利益相关者维护自己的利益,并利用舆论的影响归咎于执法部门。治理的客观行动确实导致了许多企业的倒闭。从结果的角度看,被告的指控似乎有客观的事实依据。但是从执法的角度看,只要是针对违法企业的,就应当予以调查和处理。制止,治理的治理,关闭的范围不仅影响执法行动的合法性,而且表明执法机构得到了严格执行。

“一刀切”的争议

真的,如果您只管理真正违反法律的公司,那没有问题。对违反者采取“一刀切”的做法是完全合法的,应予以实施。

相反,如果有一个达到一定时期的环境保护政策的目标,则无论公司是否违法,对行业或地区性企业实施全面停产都是有争议的。

从深度上看,纠纷的存在,除了一些人的实际利益受到治理行为的影响外,根本的一点是,任何环境治理行为实际上都牵扯到一些不可避免的矛盾。但是,对于如何处理这些矛盾的关系缺乏足够的了解。

这些矛盾的关系包括:

首先,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经济发展是社会和公众利益的共同追求。因此,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在积极发展经济。但是,经济发展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环境问题,特别是在工业化的初期,甚至可能直接损害环境。因此,在一定范围内,无论是追求经济发展还是追求环境保护,这似乎都是无法解决的矛盾。

其次,当前和长期的关系。对于一个地方,如果只关注当前利益,经济发展通常就可以满足需求,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那里的经济发展是地方政府的主要目标,而环境保护则是第二位。但是,从长远来看,从当前经济发展中获得的收益可能需要在未来付出数倍甚至更多倍的代价。

同样,从业者与公众之间的关系。从公众利益的角度来看,“分散污染”治理固然是必要和有益的,但对于从业者而言,它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相关企业主以及相关行业和企业工人的利益。

在上述矛盾关系下,“分散污染”治理中出现不同声音是合乎逻辑且不可避免的。公众可以冷静地对待这一点,而不必发誓。

当然,作为执法者和政策制定者,政府需要站在超脱和中立的立场上,并在法律的范围内充分考虑和权衡社会各方的不同利益,并使法律和平衡的环境保护。做决定。

使用法治来治理“分散污染”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行政机关必须遵守法定职责,法律未经授权,勇于承担责任,勇于承担责任,坚决纠正无为,混乱,坚决克服懒惰的政治,统治,坚决惩罚失职,失职”。

在环境保护领域,此要求也适用。换句话说,各级政府和环境保护机构也必须严格遵守环境保护职责,“治理”当前的“无序污染”现象。

根据法治思想开展“无组织污染”公司治理工作,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坚持法治,使有关政策具有法律依据和授权。

对于行政机关来说,法定义务是必须的,未经授权的法律不能成为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各级政府和环境保护机构应在“分散污染”过程中处理政策法规之间的关系。实施法律时,会发布某些政策文件;而不是与法律分离,而是形成了仅由政策支配治理的情况。坚持法律作为政策权力的源泉是必要的,政策的制定具有法律依据。就法律而言,根据法律规定,保单内容不得超出法律权限,也不得违反法律的明确规定。

第二个是明确定义“分散污染”的含义和企业的内涵。控制影响环境的“零散污染”企业是环境保护的必然要求。但是,在实施治理的过程中,首先必须弄清什么是“分散污染”以及哪些企业是“分散污染”。

目前,对“散布污染”缺乏严格而明确的定义。有些地方甚至任意指定某些企业“分散污染”并实施治理。为此,应定义“分散污染”的内容并向公众公布。确定组成要素并确定哪些是“分散的”企业。

第三是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措施。在确定企业所有权后,各级政府和环境保护机构还必须遵守严格,准确的执法要求,并采取法律规定的手段和措施实施治理行为。

实施“散污染”企业治理,不是因为它们被纳入“散污染”范围,而是根据违法行为依法采取相应措施。对于本身没有违法,仅因政策变化,不符合现行环境保护要求的企业,不宜采取制裁措施。

换句话说,从法治的意义上说,所有非法企业都应实行“一刀切”,但这种刀应该是法律的刀,而不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刀。

第四,采取积极,谨慎的治理方式。在法治之下,任何主体都应得到同等对待,即使它是执法的对象,也应平等对待。

对于行政机关,也有执行执法行动的方法和策略。一方面,我们必须严格执行法律,另一方面,我们必须重视执法策略,积极稳妥地促进执法,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不应采取死板法治。徒劳的行动增加了执法成本,降低了执法效率。

同时,政府作为公共机构,本身承担解决就业和民生问题的职责,应将“散乱污”治理与民生保障予以综合考虑。

五是严格实行责任追究制度。在某些范围和领域内,“散乱污”企业大规模存在的确有历史原因,不过,很多情形下,这一现象的形成,与行政机关不作为有密切关系。这也是质疑者的观点之一:为何当初开办时,政府没有提出环保等方面的相关要求,现在以此为由进行取缔。

尽管此理由不能改变“散乱污”行为的违法性,但从依法行政角度,也说明执法者一度违背了“法定职责必须为”的要求。

因此,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失职必须进行追责,追责不仅仅是对失职者的惩戒,更警示其他执法者要依法行政,也有利于消解治理对象的不满,对当前治理工作有推动作用,同时有利于减少“散乱污”现象死灰复燃的可能性。